遙遠時空同人文。泰茜取向

【十章‧幸福之時】

 

回到土御門,迎接他們的是臉上充滿笑容的藤公主。

和藤公主道過歉後,茜心中總算是舒坦了一些,畢竟藤公主一直很照顧她,而且又還是個孩子(雖然成熟到不像孩子...),但自己卻吼了藤公主...這如果不道歉的話,茜自己會一直感到過意不去的。

所以當藤公主笑著說沒關係時,她實在是鬆了一口氣...

由於回到土御門的時間也不早,所以其他八葉們也就先告辭離去,讓茜能夠早點休息,至於其他事情,就等到明天之後再說。

 

 

 

夜晚,站在土御門的庭園內,身旁陪著年輕的陰陽師,安倍泰明。雖然迎面而來的風有些刺骨,但心底的溫暖,卻使她一點也感受不到寒冷。

看了眼身旁的泰明,茜的嘴角不禁向上牽起。

原本這個時候,她應該在房內準備就寢,但卻怎麼也沒有睡意,便到庭園散步,卻不意的看見泰明站在庭園內。

看見她的泰明,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卻又馬上換成溫柔而美麗的笑容,甚至令她有些看呆了。

現在回想起來,她忍不住露出更大的笑容。

「神子?」發現到茜的笑容,泰明露出不解的神情,朝茜問道。

「啊、不好意思,我一想到剛才泰明先生的表情,就忍不住笑了...」茜緊張的解釋,心跳快得就像是下一秒就會爆炸似的。

「我剛才的表情,很奇怪嗎?」泰明還是有些不解的問道,他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看見神子的時候,做了什麼表情...難道是能令人發笑的怪異表情嗎?

「不、才不奇怪!很漂亮!真的!」茜用力的解釋,「是因為很漂亮,而且想到只有我看到而已,才忍不住笑出來...啊!」

「因為很漂亮...而且只有...神子看到?」看著臉紅的茜,泰明有些驚訝的問道。

「嗯...呃...就是...」面對泰明的疑問,臉紅到不行的茜低著頭,完全不敢看泰明,但還是硬著頭皮解釋,「因為...因為泰明先生從來就沒有在別人面前露出那樣的表情,我...我發現到,就只有我才看得到泰明先生的這種笑容...所以忍不住覺得很開心...」

「神子...」泰明有些訝異的看著茜。

解釋完的茜,卻因為害羞的關係,臉上的潮紅完全沒有退去,頭也絲毫不敢抬起,也不曉得還該說些什麼,只好尷尬的沉默著。

反覆思考著茜的話後,泰明逐漸露出了笑容,看著茜的眼神溫暖且充滿喜悅,沒有多做思考的,泰明伸手抱住了茜。

「咦、泰、泰明先生!?」被抱住的茜終於驚訝的抬頭,但在看見泰明的笑容後,臉色更加羞紅,連話都忘記問,也沒有想要掙脫泰明的懷抱的打算。於是她乾脆低頭,順從的將頭埋進泰明的胸口,靜靜地聽他說話。

「我一直想著神子的事。」泰明輕聲的在茜的耳邊說著,「從很久之前就一直想著神子的事...」

「泰明先生...」茜的臉更加發燙,因為泰明在自己耳邊說話的聲音,意外的非常非常好聽...而且,這麼近的距離,真的是想讓人不害臊都難,「我...我也是...一直想著泰明先生的事...」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剛開始看見泰明時,總覺得泰明很難溝通,講話不經修飾,而且總是無表情,讓她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話。

可是隨著時間的經過,她發現泰明有時候很像個孩子一樣...不,應該說,像是一張白紙,不懂得很多一般人的情緒,不懂得很多一般人的常識...

但這樣的泰明,總是把自己的安全擺在第一,總是全力的保護著自己。

而在泰明失蹤之後,她被天狗帶去見泰明,也終於知道泰明為什麼像個孩子、像張白紙...

但那都無所謂,因為泰明就是泰明,只要他願意對著自己微笑,不管泰明是誰或者是什麼,她都不在乎。

因為她就是喜歡泰明,無法控制的喜歡泰明。

而她那麼喜歡的泰明,剛才說他一直想著自己的事...這讓茜不由自主的露出微笑,卻也因這話而害羞...

「泰明先生?」不知道為什麼,泰明抱著自己的手,加重了一點力量,她忍不住抬頭看,臉上卻意外的被水滴滴到...那是從泰明的眼中,流出的淚水。

「我好奇怪...為什麼會哭...」泰明依然流著淚,但卻帶著溫柔的笑柔,「為什麼哭著,卻還忍不住笑...?」

「泰明先生...」茜伸手拭去泰明的淚水,帶著笑容說道:「因為泰明先生很高興的關係。」

「我...很高興...所以哭了?」泰明有些奇怪又不解的看著茜,而茜則是笑著點頭。

「是喜極而泣,人在非常高興的時候,也會哭的喔。」

「喜極而泣...」泰明有些豁然的重複道。

如果這是人在非常高興的時候也會哭的反應,那麼他現在毫無疑問的,就是喜極而泣。

 

神子...

始終想著妳的事情,想著妳...

如果妳也像我這樣...也有著想我,那我是不是就很幸福了呢?

 

他突然想起,他曾經說過的話。

神子說她也一直想著自己...所以,他才不自覺的流淚,卻又還帶著笑容。

因為,這對他來說,就是幸福...所以得到幸福的喜悅,讓他高興到哭泣了嗎?

他看著茜的笑容,然後露出微笑小聲的對自己內心的疑問說道:「沒錯。」

再一次緊抱住茜,帶著溫柔而美麗的笑容,他輕聲的說著。

「我喜歡神子。」

茜愣了愣,雖然臉上依舊帶著紅暈,但這次她鼓起勇氣,伸手回抱住泰明,細聲回答。

「我也是,我也喜歡泰明先生。」

 

 

 

「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金色長髮的女人說著,語氣中沒有憎恨,只是單純的疑惑。

「妳說呢?」

看了眼半透明的身影,他難得的將臉上的面具拿下,露出了美麗的臉孔,嘴角些微揚起的動作,足以令人傾心。

然而眼前的女人卻嘆了口氣。

「我完全不懂你想做什麼,究竟是你害了我,還是你救了我呢?」

「也許都是。」

女人瞪了他一眼,「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這只是個實驗。」

他輕撫女人半透明的金色長髮,冰涼髮絲的觸感讓他感到舒適。

「意思是還有後續?」

「沒錯。妳就只是為了問這些而回來?」他再一次微笑,然後輕巧的轉移話題。

「說不上回來,只是逗留一下而已。」女人沒有追問是什麼樣的『後續』,只知道對方的目的一定是那名龍神神子,但是她已經沒有能力去警告那個女孩了。

「是什麼東西讓你回心轉意,利用龍神神子來讓我解脫呢?」

他輕撫金色長髮的動作稍微一頓,雖然只是連一秒也不到的時間,但女人就是察覺到了。

「你認為我會笨到不知情嗎?」

他將手從比剛才更加透明一些的長髮抽出,似笑非笑的看著女人。

「不覺得,但我並沒有刻意去讓龍神神子去讓妳解脫,只是剛好妳能成為實驗品。」

為了他接下來的要做的事情,這次讓龍神神子失憶的實驗是有需要的。

只是...在實驗的同時,順手把這個擱置多年的同族怨靈給處理掉罷了。

「剛好?我還以為你是計劃好的,不是嗎?」女人揚了揚眉,神情顯然是不相信他所說的話。

閉上眼睛,他回想起自己在她和人類青年在一起後,動手所做的事情,那些的確都是計畫好的,而且他也確實打算將化為怨靈的女人當作棋子...

只是,化為怨靈後卻依然不噬血又沒失去理智的女人靈魂,對他來說派不上用場...原本只是這樣的。

然而這次的計畫中,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刻意製造了漏洞,讓龍神神子前去淨化她。

「算了,反正我只是來看你最後一眼而已。」女人放鬆肩膀,一臉無謂的樣子說著,「雖然我不知道村落在我離開之後,到底發生什麼事,但是看到你的改變,我還是有點在意。」

他沒有回答,只是淡淡一笑,然後伸手將面具戴上,「永別了,最後一個身上沒有染上人類之血的鬼族少女。」

「你...!」女人詫異的看著他,口中的疑問還沒有問出口,原本就逐漸透明的身影,便已經徹底消散在空氣中。

看著原本她的身影在的地方,他開口回答了她沒辦法問完的疑問,只可惜她大概聽不見吧。

轉過頭,他看著依照他命令前來的鬼族男孩,他輕笑,『實驗的後續準備嗎...』

接著他領著鬼族男孩,消失在原地,空無一人的石窟,空氣似乎有些騷動,但也只有一眨眼的時間,甚至令人誤以為是錯覺。

 

『沾滿血腥的是我,不是為情所困而成怨靈的鬼族少女。』

 

 

 

「.........茜......茜...茜!」

「哇啊!」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茜大叫一聲,但定眼一看才發現,剛才出聲的人是站在一旁的天真。

「妳...妳在發什麼呆啊?」被茜的叫聲嚇到,天真拍著胸口,一臉疑惑的朝滿臉抱歉的茜問道。

「咦?啊...沒、沒有啊...」茜緊張的回答,但一眼就能看出,她絕對是在隱瞞什麼。

「是~~~嗎?」壓根不相信茜的話的天真,懷疑的問道,不過隨後又放棄四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茜的頭道:「反正有什麼事要幫忙的,記得說啊。」

「...嗯,謝謝。」茜道謝著,但也只有這樣。

沉默著,天真看了眼似乎又開始恍神的茜,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滋味。

他知道茜昨晚一定發生了甚麼事情,而且...很有可能和泰明有關。

誰讓他昨晚驚愕的看見帶著笑容離去的泰明,再加上茜臉上偶爾會露出的紅暈,他大概也猜得出兩人之間發生的...是甚麼事情。

但是,猜得出來歸猜得出來,想不想接受,或者是會不會接受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先不論自己內心有多不想把茜交給別人,令他更加在意的是另一個問題...

「茜,妳還想回原本的世界嗎?」

話一出口,天真便驚訝的摀住自己的嘴,不知該做出什麼表情來回應茜驚訝、困惑又哀傷的臉。

「抱歉,剛才的話妳就當作沒聽到吧!」雙手合十道歉後,天真毫不猶豫的從現場逃離,不只是不想讓茜為難,更多的原因...或許是自己不想聽見茜的回答吧。

看著天真跑走,茜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反應,同時發現自己內心極端動搖。

與泰明兩情相悅的喜悅與幸福,彷彿一瞬間遭到冰水澆熄的火苗般,幾乎不存在於茜的心中了。

『還想回原本的世界嗎?』

當然想,這是之前的她馬上能說出口的回答。

可是現在的她,卻猶豫不決。

原本的世界有親人,有朋友...可是在這裡,在這個京裡有藤公主,有八葉...更重要的是有泰明在。

「神子?」

「哇啊!」

被背後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茜再一次的大叫一聲,轉過頭發現這次背後站的人不是天真,而是神情疑惑的泰明。

「原來是泰明先生啊...」心安似的拍拍胸口,腦中閃過昨晚的話語,茜忍不住又露出微笑。

「?」

「啊、沒什麼!對了,泰明先生找我有事嗎?」

茜有些慌張的問著,不過回答她的卻是一段長時間的沉默,甚至差點讓她以為泰明其實不在她眼前...

「那個...泰明先生?」

「我也不知道。」

泰明一臉正經的回答,卻讓茜差點跌倒,但是聽見泰明接下來的話,卻又讓茜有些害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我只是很想見神子,所以就來了。不行嗎?」

「沒、沒有不行...」慌張的快速搖擺雙手,茜紅著臉卻也很高興。

反觀聽見茜的回答的泰明,卻是露出與昨晚相同的溫柔而美麗的笑容。

「不過我接下來有工作,所以沒辦法陪神子。」

「啊,是,我、我沒關係的,泰明先生工作請小心。」

「...嗯,工作結束後...我會再來的。」

「嗯!」茜露出開心的笑容回答,畢竟能看見泰明就是一件令她十分高興的事了,更何況泰明還在工作前來看她,又說工作結束後還會來,這怎麼能不讓她開心呢?

見茜露出笑容,泰明也同樣回以了笑容,然後便離去。

留在原地的茜目送著泰明離去,腦中卻又回想起剛才天真的問題。

『妳還想回原本的世界嗎?』

搖搖頭,她沒有辦法做出回答。

兩邊都是很重要的地方,兩邊都有她很重要的人在...雖然有點鴕鳥心理,不過或許在非得面臨選擇之前,她不想多做思考,因為她沒辦法割捨任何一邊。

沒有人知道未來是什麼樣的,也沒有人知道她能在這個京留多久時間,所以她不想逼迫自己割捨任何一方。

她只想要好好把握現在幸福的時光。

 

而且,她相信在非得面臨選擇之時的她,一定能夠做出一個不會令她後悔的選擇...沒錯...

「只要和泰明先生一起的話...」

 

點點頭,她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十章‧完】

【碎心完結】

 

***

後記:

 

我已經做好準備讓人吐槽讓人指責讓人宰割了,來吧!(大字型躺在砧板上)

 

嘛,其實關於亞克拉姆和那個鬼族女人之間,他們其實是很微妙的...因為我沒有好好的組織過他們的故事,所以最後變成很隨便的亂搞一通...

不過真的要講,其實大家應該感覺得出來,我這一整個故事根本從頭到尾都沒有好好組織,有一種隨便亂插花的感覺吧。

也因此,最後會寫得很爛,我自己也早有覺悟了(笑)

以後再有靈感要寫遙遠同人的話,我會好好把故事組織好,再開始動手寫的!

總之,碎心到此結束,感謝有看的人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ry3435369 的頭像
angry3435369

☆豆芽菜分部★

angry34353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