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ba.jpg 

本來只要貼張圖意思意思就算了,至於上面的日文看不懂也不關我的事。

不過基於我是個好人(?),所以又很雞婆的做了翻譯,請自己看下面。

 

王立警備隊隊長。思考路線以國家和國王為第一優先。

侍奉過前任國王,現任國王‧クガミ對他的信賴也很高。

是個頑固且不知變通的人,但因為喜歡照顧別人,而受到仰慕。

妻子在年輕的時候就逝世,如今是單身。

和亡妻之間有一個兒子,現在卻是失蹤狀態。

48歲。176公分,70公斤。

 

話說オウバ的心得,是我截至目前為止,最不拖時間的一篇耶……

以後如果記得的話,會努力仿效這一次,玩完一個路線寫一篇心得,再去接著玩其他的………嗯,如果記得的話XD

===關於オウバ(算沒捏他?)=====

 

除了大叔之外,還有什麼能夠最代表他的名詞呢!()

 

好吧,其實看過他的年紀之後,我承認我覺得オウバ其實已經超過大叔的階層了( ̄∇ ̄;)

48歲耶!這年紀完全沒有其他遊戲中的大叔可以超越的了!

不過和其他的大叔們不同,這位大叔中的大叔還算挺有趣的,所以除了不美形之外,其他的我還可以接受。

 

ミトシ稱為「忘卻的劍士」,自然忘東忘西也是他的一個特點。

連尋找自家警備隊專屬的鑄劍師這回事都能給忘記,オウバ你這個警備隊隊長失格了啊!!

甚至連要去和クラト澄清他和アキ的「曖昧誤會」(這是一個老梗)這件事,他都可以忘得一乾二淨……讓クラト把這個誤會傳播給大家知道,更加深誤會了=ˇ=

而且オウバ似乎不太常進行「深思」這等智慧之士經常在幹的高階腦部運動的樣子;故事後期因為有些事情困擾著オウバ,讓他不得不經常的深思,走到哪裡都在深思,卻被人覺得很奇怪,還被マキ「很不像オウバ

由此可知,オウバ除了戰鬥以外的事情,一般應該不太動腦筋XD?

 

拿手的事情啊,首先劍術當然不在話下,似乎還很拿手做家具之類的東西?

說是和亡妻結婚不久時,家具都是他做的樣子,不知道是為了省錢,還是因為興趣,或者只是剛結婚太興奮了?

 

說到結婚,嘛,都要五十歲的人了,結過婚也沒甚麼好奇怪。

妻子似乎是在十五年前去世的,在那之後不知為何和兒子有爭吵,兒子奔出家門後,從此沒再回家過。

兒子貌似已經和アキ一樣大了………看到這邊,我就在想オウバ應該是カヤナ派的吧?

雖然カヤナ外表上也是十七歲……死而復活的現在也還是十七歲……但好歹是兩千年前的人嘛!(牽強!!)

 

嘛,總而言之,我還是很難把オウバ當作一個戀愛的攻略對象……再說了,這大叔的路線從頭到尾我也沒感覺到啥戀愛要素……最多算一個和アキ的曖昧誤會就沒了= =

………好吧,還有和カヤナ的並肩作戰也算一個………但是劇情這麼長,才這麼點戀愛要素啊!!而且還是很沒戀愛感覺的戀愛要素啊!!所以不把オウバ大叔當作攻略對象是可以的吧吧吧吧!?

 

===劇情大捏他=====

 

オウバ第一次和アキ的相遇,就是在鍛治屋。

一直以來是空屋的地方,怎麼突然開了一家店?

抱著這種想法,以及「既然都來了,就進去看看吧」的心態,オウバ就走進了鍛治屋。(是說那間空屋很有名嗎?怎麼每個人都知道那裡是空屋囧?)

最好笑的是,アキ說她是店主的時候,オウバ還說不用開玩笑了……

 

哎,每個遇上アキ的王立警備隊,都是這種態度啊……沒辦法,女鑄劍師很少見嘛。

 

下回オウバ再來看アキ時,就是很認真的來看看店裡的狀況如何,然後就被アキ留下來喝茶。

本來オウバ是說有工作要馬上回去,結果被アキコロ盯著看,就被迫留下來了。(哀兵策略啊!)

沒想到緊接著クラト就跑來找アキ,看到オウバ在這裡就很驚訝,還不知道怎麼突然燃起一種對抗意識,真是可愛啊~

 

之後因為クガミ想要上戰場,所以拜託オウバ指導他劍術,雖然オウバ按照自己制定的計畫表在指導,但好像還是會有「這樣好嗎?」的疑惑的樣子。

過了好幾天後,クラトオウバ講起專屬鑄劍師的事情,結果オウバ根本忘了這回事嘛!!

ミトシ的建議之下,オウバ決定舉辦一場品評會,讓有心成為警備隊專屬鑄劍師的人來參加

得知有品評會的アキ原本一點都不想參加,後來還是在其他人和カヤナ的說服之下,決定參加。

 

接連下來好像都沒什麼很重要的大事,所以就直接跳到很久之後的ルアの日吧!

這裡有個事件我好像沒踩到,但根據之後的對話看來,在這個事件中,カヤナ似乎是說要教オウバ劍術,但被拒絕了的樣子。

 

利用自己的形體從アキ體中脫離的這一天,解決了一點事情,回到家中後,カヤナ就說要親自煮晚餐。

一邊的コロ就反應超激烈,就連暫時聽不懂コロ的語言的アキ,都感覺到不太妙。

正巧的是,這時候オウバ居然自投羅網……不對,是登門拜訪,於是被留下來一起吃晚餐。

本來還在說不愧是戰女神,連煮飯都會的オウバ,卻聞到奇怪的味道……然後再看看カヤナ的料理方式,讓オウバ無言了。

眼見カヤナ的料理就要完成了,アキ趕緊提醒カヤナ試試味道,不過カヤナ是完味道後停頓了一下,連感想都沒說就說已經完成了,還要アキ他們快吃,不用留給她了XD

結果オウバ當然沒有聽話的動口,還拔劍和カヤナ打起來,就只是為了要不要吃這道料理而已XDD

反觀沒有加入戰局的アキ倒是嚐了一口,然後就此倒地不起……殺人料理啊!?)

從此之後,カヤナ就被禁止料理了XD

 

後來某次在路上遇到オウバカヤナ不知道在計劃什麼,就問オウバ要不要出遠門,於是兩人(三人?)隔天就一起出門

好笑的是オウバ離開城的時候,警備隊的人都議論紛紛啊,一聽到オウバ要出城還要外宿,就一整個驚嚇啊X

オウバアキ在路途中也不只一次問過カヤナ到底要去哪,本來カヤナ都不打算說,卻在抓魚的時候不小心說溜嘴,原來目的地是ヨロハ,也就是爺爺家啊。

抵達爺爺家後,一直到晚上アキ睡著後,カヤナ才開始自己要做的事情。

在爺爺和オウバ都還搞不清狀況時,兩人就已經和カヤナ置身在爺爺過去的記憶之中。

記憶之中正好是爺爺與前任國王訂下カヌチ誓約的日子。

カヤナ是說自己只是想看看前任國王是什麼樣的人,之所以叫オウバ來,只是覺得他應該會想見到前任國王而已。

這讓オウバ很感謝,因為他的確很懷念前任國王的身影。

 

幾天後,警備隊的人除了オウバ以外,居然全部都跑來アキ家,還一副自己家的樣子,準備要在這裡吃午餐……(這些人也未免太閒了吧!?)

終於送走了警備隊的人後,卻發現有人的東西掉在アキ家,於是為了還這東西,就進城去找警備隊。

確實將東西還給ミトシ後,也遇到オウバ,就被オウバ帶去餐廳喝茶,也順便聽了一些オウバ的事情(像是亡妻之類的)

オウバ帶去喝茶的時候,一邊的警備隊員還有マキ,倒是全部都很識相的閃人,一副不想當電燈泡的模樣啊~~

 

隨著品評會的日子接近,送到城內的武器也越來越多,但是アキ卻還沒有交出武器。

有點擔心的オウバ就帶著禮物去看看アキ的狀況,一整個就是很有父親擔心的探望女兒的氣氛啊囧(什麼?你說這是我的錯覺嗎?)

嘛,最後アキ贏得了品評會的優勝,就這樣成為了警備隊專屬的鑄劍師

 

成為鑄劍師之後,首先就是要領取優勝的獎品,就是「城內觀光一日遊」XD

不是我要說啊,但是オウバ這個主意真的很爛,他一點也不適合想這種企劃啊!!而且本人還覺得這個企劃非常的好,一直不讓人挑剔……(是說,就連國王都忘記這個獎品了說……

最好笑的是,隔天到了城裡的アキ一整個就是覺得自己被耍了……因為オウバ沒有告知集合時間與地點=ˇ=

在城門等了一陣子的アキ就開始和カヤナ商量是不是要回家了,當アキ轉身要離開的時候,オウバ就邊喊邊衝過來了XD

而且看過オウバ的計劃表後,アキカヤナ都無言了……因為那張計畫表一整個密集啊……

因此從頭到尾カヤナ非常非常的沒有幹勁,アキ也沒有什麼意思要逛,但是也不會反駁オウバ,畢竟アキ是個好孩子啊……

カヤナ就沒有這麼好心了,走過一個地方後就一直喊好累好累,オウバ卻一直不理會,讓人看了就好笑啊~~~

後來是因為走到餐廳,正好也是用餐時間,カヤナ就說要吃飯,這才暫時中止了オウバ的「密集觀光」計畫

用餐的時候又再一次聽了關於オウバ以前的事情,還被カヤナ以「聽オウバ的話還比較有趣」為由,結束了接下來的觀光計畫XD

送回アキ後,在城裡的オウバ就有回想以前自己的兒子離開時的歲數,但卻不太確定是不是七歲,認為這樣下去不行的オウバ就決定以後都要把事情寫下,以免他忘東忘西的忘光光。

 

過了幾天アキヨロハ向爺爺報告優勝的消息,正巧在那遇上オウバ

原來オウバ的亡妻的墳墓就在那附近。

問了オウバ的妻子是什麼樣的人,就回說是一個和カヤナ完全相反的人。

カヤナ就生氣的說,那意思是說對方是一個不會戰鬥的人嗎?

一邊アキ出來打圓場說,カヤナ除了作飯、洗衣、家事、打掃以外,什麼都會的人……結果還不是一樣讓人生氣啊XD

最後オウバ只說是一個很能控制住自己情緒的人。

後來跟アキ兩人道別離去的オウバ,卻發現怎麼樣也想不起來自己結婚以前的事情……

 

接連下來的幾天,オウバ開始回想自己的過去,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

而且也覺得過去的自己很奇怪,一般人在年幼的兒子不見的時候,應該會很慌張的去找人,但他為什麼沒有呢?

正當在房內困惑的時候,ミトシ就出來跟オウバ說他之所以想不起來過去,是因為他過去的記憶被他自己封印住了,所以就算想要想起來,也想不起來。

也因為這樣,所以ミトシ也看不見オウバ的過去,才會一直稱呼オウバ為「忘卻的劍士」。

不過ミトシ也說了,カヤナ會成為他恢復記憶的關鍵。

知道這件事情後,オウバ有去和カヤナ討論,本來カヤナ想要利用ミトシ之前帶他們進入她過去的記憶的方式,也進入オウバ的記憶看看,結果還是不行,他們進入的是オウバ還記得的過去。

倒是看到了年輕時的オウバ,還挺帥的啊~~XD

在看到的那一瞬間有心動,不過就只有那一瞬間……現實中的オウバ還是個大叔到不能再大叔的大叔啊=ˇ=

後來回到現實後,カヤナオウバ約定要再下一個ルアの日決鬥,如果オウバ輸了的話,就要給カヤナ教劍術,這也是很之前兩人就說過的事情。

 

有了這個約定後,オウバ就連半夜也在練劍,當然同時也會一直想到過去的記憶這件事。

マキ看到オウバ半夜練劍,還問他怎麼就不給カヤナ教就好了?畢竟能給戰女神指導劍術,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啊。

不過オウバ果然是很頑固啊,除了給一個女性教劍術,心理上有衝突之外,也有說都這把年紀了,還要被人指導,也會有牴觸啊。

マキ不禁感嘆オウバ果然還是很頑固。

隔天オウバ上街的時候,巧遇正在買東西的アキ就問アキ要不要陪他一起走遠一點散心。

兩個人(三個?)到了開滿花的地方後,オウバ就說他要自己爆料(),就說了自己的初戀情人還有妻子?不太記得了……)其實和アキ很像,就連當初他看到アキ時,都嚇到了。

說完這些話後,兩人就又回到街上………所以オウバ到底爲了什麼而爆料呢?也許以後會說到吧。

這時候オウバ才想起來アキ好像本來是來買東西的,就問她要買什麼。

得知アキ要幹什麼後(好像是高處的櫃子怎麼樣了吧)オウバ就作為陪他散心的謝禮,幫忙アキ

一邊幫忙的時候,オウバ也一邊說自己很擅長這些云云

正當一切都弄好的時候,オウバ卻不慎摔了下來!

然後就變成從旁人眼裡看來,一副是オウバ要襲擊アキ的模樣啊XDD(果然有夠老梗!!)

又好死不死的,クラト正好在這個時候跑進來,傻眼一下後,馬上紅著臉說聲打擾了就跑掉了XDDD

於是アキオウバ大概也知道會變成謠言吧……不過オウバ有說要和クラト講一下,所以也許不會有問題?

這怎麼可能呢!

オウバ後來根本就忘了這回事了啊!!

アキ到城內問警備隊有沒有什麼東西要做的時候,大家都紛紛說要不要找隊長來,讓アキ馬上就領悟到發生了什麼問題!

看到オウバ出現,アキ馬上就衝過去問,結果オウバ果然忘了這回事啊~"~

而且於此同時,オウバ因為記憶的事情非常非常的煩惱,還常常在那邊深思,讓眾人覺得這很不像オウバ

警備隊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クラト甚至還說他看到隊長和アキ兩個人相擁啊!!クラト不要加油添醋啊!!什麼時候變成相擁了!?)

ミトシ甚至很可愛的說「年齡不是問題」啊XDD

總之一堆人都開始懷疑オウバ是不是在煩惱戀愛的問題了囧………

 

隔天オウバ大概是和マキ一起去喝酒喝多了,醉醺醺的跑到アキ家外,讓アキ不得不把他帶進去。

一邊カヤナ就說她有讓酒醒的最好辦法,說著就拔出劍,衝著オウバ砍過去

原以為會被砍中的オウバ卻一臉清醒的握住劍刃,嚴肅的說カヤナ這個玩笑太過火了吧?

カヤナ只說她希望自己的對手會是一個好對手

オウバ離開之後,カヤナ就說她本來是要斬斷オウバ的迷惑,不過現在看來是不需要了。

同時回到城裡的オウバ卻收到ヤスナ國又再一次派兵進攻タカマハラ國,由於クガミ早就說過下一次的戰爭他要親自出征,所以警備隊也必須為了保護國王而跟著出征。

 

在往戰場去的途中,ミトシ告訴オウバ當他們抵達戰場的那天,會有人襲擊國王。因為對方陣營裡有個能夠把未來引向自己所期望的方向的星讀師(有個專有名詞,忘了…),所以這件事情肯定會實現。

得知這個消息的オウバ,就告訴了警備隊,要他們在當天聽從指揮去保護クガミ

抵達戰場的當天正好是ルアの日,當クガミ正要休息時,就有敵人襲來,就連警備隊都有些措手不及

對方丟下煙幕彈,似乎是打算趁其他人視線不清的時候下手,卻被オウバ擋下,同時クガミ也跑來,煙幕彈的效果逐漸消失,敵人不得已只好撤退。

而被砍傷的オウバ,意識卻來到了一個草原,原以為是死後的世界,但卻見到了カヤナ

原來待在王都的アキ很擔心オウバ他們,正逢ルアの日カヤナ可以從アキ體內脫離,由於只是幻影,沒有實體,所以跑到戰場去是沒有問題。

不過當カヤナ抵達時,看到的正好是オウバ被人刺傷的一幕,而當她一碰到オウバ的身體,就跟著到了オウバ意識所在的地方。

根據兩人所看到的景象,カヤナ原本猜測又是オウバ過去的記憶,因為兩人看到了年輕時的オウバ和其亡妻。

只是當年輕的オウバ接受亡妻的請求去別的地方買東西時,カヤナ兩人卻還能夠看到其亡妻的樣子,以及她說的話,就證明這個不是オウバ過去的記憶,而是真正的過去。

但是兩人只是存在於那裡,不能做出改變,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カヤナ說這是オウバ的妻子強烈想要給他看的東西,所以他才會到這地方來。

オウバ的妻子在年輕的オウバ離開後,喃喃自語的說オウバ還是沒有看著她……

這句話讓オウバ一頭霧水,完全搞不懂妻子在說什麼

但他還沒能細想,時間就換到了其妻去世的那個時間點。

即將去世的妻子還是說オウバ沒有看著她,但是年輕的オウバ卻說自己一直都再看著妻子!

當妻子斷氣之後,靈魂升空,雖然年輕的オウバ看不到,但カヤナオウバ卻能看到,並聽到她說オウバ因為很溫柔善良,所以不願意傷害她,但她一直都知道オウバ從來就沒有看著她,即使如此她還是覺得很幸福,很感謝オウバ……

一邊的オウバ聽著這些話,對著妻子大喊自己一直都在看著她,否則他還會注視著誰!?

之後カヤナオウバ說差不多該回去,否則就在也無法回去時,オウバ卻說他要留在這裡。

聽到オウバ這麼說後,カヤナ就拔劍和オウバ對打,表明要是贏了,オウバ就得回去,還要オウバ想想他現在該做的是什麼事,而不是一昧的看著過去。

最後當然是カヤナ獲勝。

オウバ醒來的時候,身在戰場,還一度以為剛才那些都是夢,但他很清楚那些都不是夢……

 

而回到王都的カヤナ卻是維持著原本的身體,並沒有回到アキ的體內,讓アキ相當驚訝,也感到些許寂寞和不適應,畢竟兩人一直以來都是一直在一起的。

同時發生異狀的是コロ還有カヤナ的寶劍。

カヤナ的寶劍其實是在戰爭爆發當天就斷掉的,而コロ則是從身上發出強烈的光芒,當光芒消失之後,出現的卻是一名沒見過的男子。

經過一番不怎麼能叫解釋的解釋後,才知道這男子就是以前カヤナ曾喜歡過的敵國王子イズサミ………這傢伙一整個就很可愛又很蠢啊,完全沒有一個偉大的形象!!

イズサミ說兩千年前等他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胸口已經被カヤナ的劍貫穿,他想知道這一切的原因,所以才又復活的。

不過在幾天後的晚上,當アキ睡著後,イズサミ說有話要跟カヤナ說,就一起到了他醒來後一直待著的奇異空間去。

イズサミ說現在這時代不是他們的時代,還想要和カヤナ一起回到過去

不過カヤナ說她想要向設計一切的戰爭,還奪走她的翅膀的那個人報仇,所以不回去。而且就算兩人一起回到兩千年前,過去也是不可能會被改變的。

聽到カヤナ的回答後,イズサミ看起來很失落,就悲傷的說那他就只好殺掉カヤナ(!!),然後就拿起劍來要和カヤナ打。

手邊沒有自己的寶劍的カヤナ打起來當然居下風,而且開始戰鬥後,イズサミ整個人就變了(說是狂戰士,戰鬥時整個人的個性會改變很大,戰鬥結束後就會忘記當時的狀況),看起來是很認真的要殺死イズサミ………但是我覺得讓イズサミ改變的,應該不只是狂戰士的原因……我覺得イズサミ的心靈已經被扭曲了。

一直被イズサミ追得只能逃的カヤナ不斷的在想該怎麼做才能贏,而同時間在房內想著カヤナ怎麼到戰場去的オウバ,卻意外的聽見カヤナ喊著怎麼做才能贏的聲音,等他回過神來,就已經身在那個奇異的空間

雖然不知道オウバ是怎麼跑來的,但カヤナ還是和オウバ並肩作戰

這時候的イズサミ則是一直喊說阻礙他們兩個人的人都要死云云。(就是這個讓我覺得這孩子的心靈應該是扭曲了……)

不過最後イズサミ不是被打敗,而是自己消失的,只留下了什麼時間快到了之類的話,讓カヤナ二人一頭霧水。

離開了奇異的空間後,オウバ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剛才他的確認為自己戰鬥的時候,覺得可以把背後交給カヤナ……意思就是他信賴著カヤナ就對了!

 

隔天オウバ去妻子的墳前道歉,說自己還是不懂妻子說的話,也覺得自己還是都只有注視著妻子而已……還說不知道タカミ,也就是兩人的兒子跑去哪裡了……

說到一半,オウバ身後就出現一個男人的身影,有著似人非人的氣息。

對方的名字我忘了,反正就是說タカミ跑去說要殺他,還以為對方沒有發現自己,這讓對方覺得很好笑,還說終於找到タカミ的弱點……

最後對方只留下如果要看タカミ,就自己到ヤナス的話,就消失了。

 

著急的オウバ立刻慌張的去找カヤナ商談這件事情,甚至想要立刻到ヤナス去,當然被カヤナ給阻止,並告訴他一定會有好辦法,叫他不要慌張,先回城裡去。

夜晚カヤナアキ還在想這件事的時候,之前出現在オウバ面前的傢伙又出現了,甚至還說要帶走カヤナアキ,經過一番掙扎後,兩人還是不敵對方的人馬,就這樣被帶到了ヤナス

而再一次來到アキ家的オウバ本來是要商討タカミ的事情,但一發現アキ家門不但沒鎖,家裡甚至亂七八糟的,馬上就知道出了問題,便發誓一定會把兩人救回來!!

 

 

於是……【待續】……

 

↑這個就是最雷的地方啊!!!!!!

玩了這麼長時間後,居然就來個待續啊!!!

就算有下回預告又怎樣!還是雷啊~~~~~!!

真切的希望黑章能夠給個清楚的交待,以及不會讓我吐血的結局。(合掌)

 

===題外話=====

 

是說,我偷偷的跑去黑章的官網看過了……

沒想到ヤスナ的國王竟然也是一個大叔啊!!可惡啊,就不能和タカマハラ前國王一樣,來一個不怎麼大叔的美形國王嗎!?

哎,不管怎麼說,黑章還是離我很遙遠的東西,我至少還要再玩個六輪之後,才能夠邁入黑章呢………(前提是我不執著於回收CG的話)

 

話又說回來,オウバ大叔的CG都沒什麼好甜蜜的,連劇情也沒甚麼好甜蜜的………是因為是大叔的關係嗎?(我沒有歧視大叔的意思,真的!

我能期待其他人的會比較甜蜜嗎……?(黑章的幾張CG讓我忍不住抱期待,卻不知道應該期待黑章,還是先期待白章………)

 

 

    全站熱搜

    angry34353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