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時空同人文。泰茜取向。

【五章‧堅強之心】

 
「呼…呼…」
喘著氣,兩名少女沿著洞穴唯一的路跑著,即使感到疲憊,她們也沒有停下來休息的意思。
黑髮的少女帶著焦慮的神情,一手拉著身後的少女,不時的回頭望向兩人的身後,希冀著不要看見任何身影。
而被拉著的少女,並沒有任何焦慮不安,只是疑惑著黑髮少女為何要拉著自己跑。雖然不清楚原因,但是少女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只是安靜的跟著她一起跑。
跑沒一會,兩人眼前便出現了亮光,那正是這個洞穴的出口。
「站住!」黑髮少女還來不及高興,一名女性的聲音便自前頭傳來,讓她感到一陣顫慄,並停下奔跑的腳步。
「妳以為我不知道妳想幹什麼嗎?」席琳不悅的說著,同時朝兩人走近。
黑髮少女,森村蘭不甘心的朝席琳的身後看去,明明就離出口這麼近了,偏偏卻被人阻擋在這…
咬緊牙根,蘭下意識的握緊了另一名少女的手,對方則是不明所以的看著她,畢竟對方根本就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什麼。
「茜,出去之後就快點逃,去找哥…找八葉!」鬆開緊握的手,蘭朝著席琳釋放出自己的力量,趁著對方被這股力量給壓制而失神的一瞬間,拉著茜跑過席琳的身邊。在離出口只有一步距離時,蘭回過身來,繼續以自己的力量對抗回過神的席琳的力量,並將茜推出洞穴,「妳不是鬼族,這裡不是妳該待的地方,去找八葉!」
「可惡!」眼見龍神神子被蘭給推出洞穴,席琳憤怒的叫著。原本在剛才,她還盯著那個龍神神子,誰料到蘭突然走近,正說要和龍神神子說話時,就往自己的臉上撒了大把砂子,等她把砂子弄掉、眼睛好不容易恢復視線時,蘭早就帶著龍神神子跑了。
蘭跑了也就算了,重點是,要是主人知道自己看丟了龍神神子的話…她不想看到主人不悅的神情,更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大意,而使得主人的計劃失敗。
蘭不曉得席琳的心思,只知道茜不可以落入鬼族的手中,更不想讓亞克拉姆的詭計得逞。但偏偏茜卻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看著自己和席琳的對峙,這讓她不得不再次喊著:「快走!」
原本站在原地還不曉得該怎麼做的茜,聽到蘭這麼喊後,也就不再猶豫,拼命的往自己想去的方向跑。
蘭看見茜離去後,便稍微安心了一下,並希望茜能夠安全的找到八葉中的任何一個人。而自己…除了專心的牽制住眼前的鬼族女人外,似乎也沒有其他能夠讓她派上用場的地方了。
 
 
 
北山的大天狗,擁有著強大的力量,卻因為遭人封印,而成了擁有一身藍色裝束、以及火紅的頭髮,讓人幾乎以為其毫無殺傷力的小天狗。
看著眼前的天狗樹,泰明回想起那個總是在吃的天狗。
搖搖頭,他將關於天狗的回憶暫時拋向腦後,因為現在不是回憶天狗的時候。
在眾人尋找著神子的時候,遇上了鬼族的小孩。鬼族的小孩說,如果不快點,神子就會沉睡。
那是什麼意思?思考著這個問題,泰明突然想起來,神子在天狗樹下恢復記憶,但是…恢復記憶的神子卻有著錯誤的記憶。不僅如此…永泉也告訴過自己,神子的周遭有著不好的氣,那不是清淨的神子身邊該存在的。只是當時的自己,因為神子的話,而沒有去注意到那股氣。
那股氣在神子失憶時,並不存在。
也就是說,這天狗樹上很有可能被人施了詛咒。想到這裡,泰明便自行脫離其他人,來到了天狗樹這。
「神子…」看著天狗樹,神子那天哭泣的神情赫然出現在眼前,讓他的胸口感到痛苦。他身為神子的八葉,是神子的道具,卻連天狗樹上的詛咒都沒發現…這麼沒有用的自己,等神子真的恢復記憶時,是否會因此而…不要自己了呢?
想到這裡,泰明覺得自己的胸口傳來的痛楚,又更加地讓人痛苦。緊握著雙手,他強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這件事,而是要專心的去解開,天狗樹上究竟曾被人施過什麼詛咒。
他慢慢的靠近天狗樹,發現到有一股鬼族的氣息,他旋即提高警覺的戒備著,還以為是鬼族的人出現在附近,但很快他就明白,鬼族的人並沒有出現在附近。
天狗樹的樹根上,有著一朵花瓣為鮮紅色、花蕊是金色的小花,若是沒有仔細去看,視線就會被附近的草給掩蓋,而不會去注意到這朵小花。而那一絲鬼族的氣息,正是從這朵小花上傳來的。
「怨靈?」泰明馬上明白了神子記憶中的鬼族是怎麼回事了。看來就是鬼族的人利用了這個怨靈的記憶,在天狗樹上施了詛咒,攪亂神子的記憶。
當泰明正思考著接下來的動作時,他的身體突然一震。直到剛才為止,彷彿消失般,令人感受不到的神子的氣息,突然出現了!
泰明無法冷靜思考該怎麼做,然而事實上,他的身體幾乎已經在那瞬間,為他做了選擇:他正以極快的速度往神子的方向趕去。
而令他感到驚訝的是,神子似乎也正在往他這邊過來。
 
 
 
從洞穴一路奔跑,茜不知道自己要跑到哪裡,也不曉得自己正在往哪個方向跑。雖然剛才黑髮少女要她去找八葉,但是她並不曉得那些八葉在哪裡,而且…那群叫做八葉的人真的不是自己的敵人嗎?
在洞穴之中的時候,蘭曾經告訴自己關於自己的事,但顯然那些事情和自己的記憶不符。
她知道自己的記憶有問題,而一臉認真的蘭所說的話,讓她覺得是否自己真的是那名叫元宮茜、身為龍神神子的少女。
那麼…鬼族少女的記憶…是從哪來的呢?她…真的不是那名悲哀的鬼族少女嗎?茜搖搖頭,同時將一直往前奔跑的腳步放慢。
帶著這樣懷疑、猶豫的心情,即使遇到了八葉,自己也無法完全的相信他們…對現下發生的狀況也不會有任何的好處。
一邊釐清自己的心情,茜一邊朝剛才前進的方向走著。只是她才往前走沒有多久,一道人影便在前方出現,而且其奔跑的速度…只能說快到不可思議。
茜甚至還沒有看清楚人影的臉,對方就已經來到她面前,並伸手將她抱住。
「神子沒事嗎?太好了。」對方開口說道,抱住她的雙手不禁抱得更緊,彷彿深怕稍微鬆手,茜就會消失一樣。
被人抱在懷中的茜沒有花太多時間去猜測來人是誰,因為那道聲音以及語調,都是她在洞穴中時,一直去回想的人──安倍泰明。
知道是泰明抱著自己,茜並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只是安靜的靠著他的胸口,用身體去感受著他的溫度。她已經知道自己會相信八葉了,因為眼前的人帶給她很溫暖的感覺…但是…「對不起。」她輕聲說道。
聽見茜的道歉,泰明鬆開一直抱著她的雙手,不明所以的看著她問道:「神子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我剛才在那間大房子裡…對泰明先生說了很過分的話…」泰明抱住自己時所說的話,就足以證明他很重視自己,然而她卻對著這個人說了『不認識你』之類的話,甚至還責怪他…小天狗的事…
「沒問題。」泰明淡淡的說著,卻不知道他的眼中流露出一股溫暖的目光。
「泰明先生…」聽到泰明的回答,茜猛然的抬起因為愧疚而低下的頭,卻迎上了泰明那股溫暖的目光,讓她忘記將對泰明的原諒的道謝說出口。
「神子,走吧,我找到關於神子的記憶錯亂的原因。」泰明沒有察覺到茜想要道謝的心情,而是告訴她自己在北山的天狗樹那找到怨靈和咒術的事,並領者她往天狗樹走去。
茜看著走在前面,與她有一步之差的泰明,對於泰明說的怨靈的事情,她雖然聽見了,卻依舊不太明白那和自己的記憶有什麼關係。
突然,茜加快了走路速度,在與泰明齊步時,伸手牽住泰明的手,因為她想要多感受這個人溫暖的體溫…那可以讓她感到安心。
而突然被茜牽住手的泰明,只有在一開始的時候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在看見茜一臉安心的笑容後,他便恢復了和以往相同的神情,同時也將手反握住她的手,內心忍不住湧出一種溫暖而安祥的感覺。
 
 
 
「神子?」
「怎麼了,永泉?」大步走在前方的橘髮青年回過頭看著突然出聲的人,而對方則回以難為的表情。
「那個…實在是很抱歉,我剛才好像感受到神子的氣息…只是…」永泉看著前方的洞穴,臉色越來越難看的說道,「…神子的氣息…不是從這個洞穴中傳來的…」
「你說什麼!?」聽見永泉所說的話後,天真忍不住大聲的喊道,「那茜在哪裡?」
「可能…是往北山去的樣子。」永泉猶豫的回答著,少了泰明在這裡,光他一個人來判斷神子的位置,實在是令人惶恐…更讓他無法非常肯定自己的判斷。
「嘖、可惡,我們果然被騙了嗎?」回想起那個金髮少年謝夫魯的笑容,伊乃里不禁感到厭惡:鬼就是鬼,果然不安好心眼!
「不過,為什麼要騙我們呢?」對於謝夫魯說謊的行為,詩紋雖然感到難過,但卻無法理解為什麼要將他們騙到這個洞穴來。
「的確無法理解呢。」鷹通觀察著四周,帶著半是同意的口氣說道。從剛才到現在,他們前往這個洞穴的途中都沒有遇到任何危險,就連現在也感受不到任何危險,那麼鬼族究竟為什麼要將他們一行人騙到這裡來?除了設陷的可能之外,還有什麼別的原因嗎?
「管那麼多幹什麼!現在最重要的是找茜!走啦!」再度受不了眾人的討論,天真焦急的大聲說道,不等其他人的回答,他便逕自的從來的方向原路跑回去,而剩下的人也只好趕緊跟上去,免得天真落單後遭到什麼危險。
「…你們,稍微停下腳步吧。」自從知道自己受到鬼族欺騙而跑到一個山區中的洞穴後,眾人便馬不停蹄的往神子可能在的地方,也就是北山趕過去。然而過了沒有多久後,友雅便停下腳步,並喊住眾人。
「發生什麼事了嗎,友雅大人?」看向在身後停下腳步的友雅,鷹通疑惑的問道,不明白友雅怎麼會在這種,趕著去救神子的時候停下腳步。
「我們似乎一直都在這個山裡面繞圈子呢。」友雅笑著解釋道,同時伸手指著右邊的矮樹,要眾人看那裡。
「啊,這個是…」順著友雅手所指的方向看去,詩紋忍不住發出驚訝聲。
在矮樹的樹枝上,掛著一小塊咖啡色的布,那是不久前詩紋不小心勾到樹枝而差點跌倒時,被樹枝劃破的衣服的一小塊布。
「這麼說…我們被困在這座山裡了?」帶著嚴肅的神情,賴久朝友雅問道。
「看起來是呢。」友雅輕鬆的說著,彷彿被困住的人不包含他一樣。
「可惡,這就是那些鬼的目的嗎!?」伊乃里說著,同時習慣性的咬著拇指指甲,「接下來怎麼辦啊?」
「嘛,當然是先想想出去的辦法。」友雅收起笑容,謹慎的觀察著四周,但同樣是沒有任何頭緒。
「這麼說來,永泉大人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什麼奇怪的地方呢?」鷹通在和友雅同樣觀察四周而沒有頭緒後,朝著臉色不是很好的永泉問道。
「啊、為什麼這麼問…?是不是應通大人感覺到什麼了…?」乎然被問話的永泉一臉疑問的看著鷹通。
「啊,不是的,只是認為這如果是咒術的話,或許永泉大人能感受到什麼不一樣的氣息。」鷹通解釋道。
「原來如此…我的確好像有感覺到什麼奇怪的氣息…」永泉話還尚未說完,一旁聽著的天真便大聲的插話。
「既然感覺到了就早點說啊!」天真半是生氣,半是無奈的喊道。
「啊、是的,真的很抱歉。」永泉慌亂的道歉,同時也繼續說著尚未說完的話,「只是我的力量不足…沒有辦法清楚的辨識那股氣息的來源…真的很對不起,要是我能再有用一點的話…」
「啊,沒關係的,永泉先生。」見永泉越來越自責,詩紋趕緊出聲安慰永泉,更何況…「要說沒有用的話…我也是一點忙也幫不上啊…對不起。」
「不,那種事情…」永泉皺著眉頭的小聲說著,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自責居然會影響到詩紋的情緒,只能小聲的對詩紋所說的話進行否認後,又繼續在心中自責著。
「…永泉大人,請問您剛才說的氣息,能夠判斷出大概的位置嗎?」鷹通問道。
「是…如果沒錯的話,應該就在前面不遠處…」
「那我們就過去看看吧,繼續待在這裡也沒有什麼幫助的樣子。」鷹通說著,而眾人也沒有任何異議,於是一行人便往前方前進,希望到時候能夠找到什麼線索,好讓他們趕緊離開這座山,去救助神子。
 
 
 
「這個…就是怨靈嗎?」看著眼前的小花,除了覺得顏色比較特別外,茜並不覺得這朵花還有什麼特別之處,甚至會讓平常人在路過的情況下,完全沒有注意到,就更不要說會認為這朵花是怨靈了。
「沒錯。」平淡的回答後,泰明對著那朵小花施起了小術法。
在茜看來,她只看見泰明做了幾個動作,唸了點口訣,一道細微的光芒便從泰明的手中散出,逐漸包圍著那朵花。
突然,一陣強風颳起,使得茜不得不閉上眼睛,而當她再次張開眼睛時,原本的那朵小花,竟幽然的轉變成一個金髮女人。
「人類的陰陽師…是你在叫我嗎?」金髮女人以淡然的眼光看向泰明,隨後又轉向站在一旁的茜,她朝著她伸出右手,「人類的少女…妳是誰?為何身上有我族的味道…?」
「我…」茜下意識的後退一步,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這個金髮女人有一種令她感到畏懼,卻又受到其吸引的氣質。但是,不管如何,為了自己的記憶,她還是努力鎮定下來,開口朝她問道:「妳、妳是鬼族的人嗎?為什麼…在這裡?」
「我嗎…?」金髮女人露出一個微笑,卻讓茜感到一陣寒冷──她的笑容雖帶有著一絲的無奈,其中卻透露出十分的無情與殘酷。「人類的少女啊,妳為什麼想知道區區一個怨靈待在這裡的理由?」
「鬼族的首領奪走神子的記憶,並利用妳來擾亂神子的記憶。」見茜望向自己,似乎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樣子,泰明便代替茜回答金髮女人的問題。
「神子…龍神神子是嗎…?」金髮女人臉上的笑容更是加深,「原來如此,所以那個一直在叫我的聲音,不是你們…而是…亞克拉姆。」
「妳知道亞克拉姆…?」茜出聲問道。
「當然…身為一個鬼族的人,誰會不知道亞克拉姆呢。」金髮女人悠悠的回答,臉上的笑容轉變成為剛開始的淡然,看上去毫無任何執念,實在令人無法想像這個女人會是怨靈。
「請問…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呢?」茜再次出聲問道,「我覺得…妳看起來不像是有任何執念…不像怨靈…」
「…不像怨靈嗎…?」金髮女人淡淡的笑了兩聲,「我只不過是讓自己不要被瘋狂的執念給控制住罷了…要是沒有執念,我也不會變成怨靈。」
「瘋狂的執念…」茜重複說道後,再次仔細觀察了一下金髮女人的臉,她長得很像自己記憶中的鬼族少女…
「好了,無聊的話題就此打住吧…」金髮女人看向泰明,眼中還帶著一絲殺氣,「陰陽師,你想要消滅我嗎?」
「泰明先生?」茜驚訝的看向泰明,而泰明只是用著沒有感情起伏的聲音回答著:「為了神子的記憶,必須要驅除怨靈。」
「呵呵…說得真是堅定,但憑你有這個本事嗎?」
「有沒有都無所謂,我一定會驅除怨靈,拿回神子的記憶。」
「等一下、泰明先生!」眼見泰明就要開始擺起手勢,茜忍不住喊住他,並伸手抓住他的手,讓他無法開始。
「神子?」泰明不明所以的看著抓住自己的茜,不明白神子為什麼要阻止自己。
「這個人…沒有做什麼壞事啊、不要…不能因為我,就這樣隨便的…」茜慌亂的說著,她不知道自己的記憶會怎麼樣,也不知道驅除了怨靈,自己的記憶是否就會恢復,她只知道她沒辦法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的金髮女人,就因為自己而被犧牲掉。
「龍神神子…」金髮女人詫異的看著茜,雖然有所聽聞,她卻沒想到龍神神子竟然心軟到去同情怨靈,而且是鬼族的怨靈,甚至…她和她的記憶有關,即使是這樣,這個龍神神子也不願讓陰陽師消滅自己嗎?……要是…那個人也有這麼堅強的話…
「拜託你,泰明先生!」茜伊就抓著泰明的手,若是泰明不答應的話,她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神子…」泰明知道神子很溫柔,知道神子的不忍心…但是這件事情關係到神子的記憶,他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想讓神子恢復記憶的心情,可是…為什麼神子看著自己的眼神,清澈到他沒有辦法不去控制住自己,不去以最快速的方法驅除那個鬼族女人…「我知道了。」
「太好了、謝謝你,泰明先生!」聽見泰明的回答,茜總算肯放開手,並轉頭看向金髮女人,卻發現對方正對著自己微笑。
「龍神神子,妳為什麼不讓陰陽師消滅我呢?或許這麼做可以讓妳恢復記憶呢。」
「可是…那只是有可能而已吧?而且…不管記憶怎麼樣…我就是我,這是不會改變的。」茜露出堅定的眼神看向金髮女人。沒錯,在來這裡的路上,她就已經想清楚了…不管有沒有記憶,她就是她,名字、身分什麼的都無所謂,她只要知道自己身邊有一個讓她感到溫暖、安心的人就好了。想到這裡,茜忍不住看向泰明,朝他露出笑容。
「神子…」看著茜對自己露出笑容,泰明感到一陣溫暖似乎流過他的胸口;一直以來因為神子失憶、把自己當成陌生人一樣,而讓他心裡似乎總是感到陣陣疼痛的缺口,也在這一瞬間被填滿了。
「呵呵…龍神神子啊…妳真的是很堅強呢。」金髮女人笑著說道,而笑容之中卻藏著一種落寞與哀傷的感覺,讓人忍不住一陣難過。
「如果…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告訴我妳究竟發生過什麼事嗎?」茜問道,她現在幾乎可以確認,眼前的金髮女人肯定就是記憶中的鬼族少女,她想知道鬼族少女在那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可以。」金髮女人說道,之後又朝著泰明說:「陰陽師啊,用你的法術做個結界來困住我吧。」
「咦?為什麼要這樣?」聽見金髮女人的要求,茜忍不住出聲問道,她不覺得有需要用結界來困住她啊。
「為了以防萬一,要是我說到一半,不小心被執念給控制住的話,你們會受到我的攻擊的。」金髮女人淡淡的說著,「雖然結界不見得真的能困住我,不過起碼能夠撐個一時半刻吧。」
「我知道了。」聽著金髮女人的解釋,泰明沒有反對的做出一個強力的結界來困住金髮女人,即使是一點點的可能性,他也不想讓神子再次因為自己的保護不周而受傷害。
「嗯…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強嘛…」金髮女人望著圍住自己的結界,忍不住讚嘆了一下,眼前的這個陰陽師,如果認真和自己戰鬥的話,或許誰勝誰負也是個未知數呢。「…這是個有點長的故事,你們仔細聽吧。」
 
 
 
 
 
2008.11.02 BY 閻翎

    全站熱搜

    angry34353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