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_800_600_004.jpg 

玩完了沖田總司的路線…

我只能說,後半部分TMD好沉重OTZ….太沉重了,所以原諒我忍不住的粗口吧(掩面)

這和緋色の欠片是不同類型的沉重啊…(遠目)

但沉重歸沉重,事實上在劇情的悲傷度上,我其實是處在不滿足的狀態的。

嘛,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只能說一句:「總司你好帥、好可愛、危險恐怖到好讚!!(←喂!?)」

 

「以下心得絕對捏他,請三思而後入。」

 

===關於沖田總司(重點捏他)======

 

唔唔…

果然是一個劍癡?

不過這個劍癡因為太過劍癡,反而讓人覺得很危險?

 

基本上我覺得,能一邊斬殺人,一邊微笑,還認為是「在玩遊戲」的人,都很危險恐怖。

不過…老實說,這種危險恐怖,其實也很讚啊~~~(僅限於二次元世界,謝謝)

算是一種恐怖的美感?(←這人是在瞎扯啥?)

 

去除掉「有點危險的劍癡」這個身分,

其實總司是很可愛又清爽的青年的~~

總是笑著笑著的,看得我心情都要好起來了

 

也因為他一直笑著笑著的,

到了後期,聽到總司越來越虛弱的聲音,

內心除了一邊默默的想著「小石你幹得好啊!」,當然也一邊為總司難過…

誰讓他那虛弱的聲音,聽起來好像下一秒就會掛掉似的…

嘛,雖然最後的確是過世了啦…

 

嗯…要我再更詳細的說總司的個性,

好像有點困難啊…

唔唔,我果然不擅長分析人的個性(嘆)

 

總之,說到底,我最終的感想就是前頭說的那句:

「總司你好帥、好可愛、危險恐怖到好讚!!」

這樣子XD

 

===劇情大捏他=====

 

【前提附註:有些歷史事件我會解釋,但可能有些地方有誤…因為我不知道史實是如何,所以就以我在遊戲中所看到的情況,來做解釋。】

 

啊…剛開始出來的總司,真的是一整個很有童心的可愛孩子啊…

還在休息時間和小孩子玩鬼抓人,

路經的鈴花被總司問要不要一起玩,想說很久沒玩了,回味一下也好,結果馬上就被總司說「那你當鬼喔」XD

後來總司還因為和鈴花在聊天,所以大意的被當鬼的小孩子抓住,一整個就是好可愛啊~~~

 

到了芹澤鴨事件(*注)的時候,

鈴花雖然有點不忍,但是也沒有阻止土方他們的行動,而土方他們或許其實也不忍讓鈴花過於接近這件事,所以要鈴花在外面等他們。

事情結束後,

鈴花忍不住問總司,對於這件事是怎麼想的,

結果總司居然回答說「很快樂」囧

唉,劍癡總司只覺得,能在芹澤鴨死前跟他這個強者認真的交手一次,令他感到很興奮而已。

這個回答對鈴花來說,果然是有點難以理解吧。鈴花:其實是好像可以理解,又好像不能理解= =|||

 

【*注:芹澤鴨是壬生浪士組的局長,因為平常言行舉止不良,又老愛發酒瘋,擔心芹澤將壬生浪士組的名聲敗壞,或導致壬生浪士組走入歧途,所以近藤和土方策劃暗殺芹澤鴨。動手去暗殺的人員:土方歲三、山南敬助、沖田總司、原田佐之助。】

 

後來,很快速的就來到了池田屋事件(*注),

跟著總司到室內二樓找人,中途還不小心跟丟了…=W=

而且跟丟前,總司在各房間找人+砍人時,一整個就是笑得很開心,好像在玩捉迷藏似的…囧

嘛,再找到總司時,他已經和吉田稔磨(*注二)在對峙了。

兩人的對峙和交手,讓一旁的鈴花都感受到那種戰慄的氣氛,也對兩人的高強感到欽佩。

交手的結果,是吉田死亡,但總司卻突然咳嗽起來,整個陷入無法戰鬥的狀態,別無他法的鈴花,只能自己努力抵抗敵人,並設法將總司帶到安全的地方。

 

【*注:在土方歲三的逼問下,從一個叫古高的人的口中得知,倒幕派的人想暗殺將軍的事,為了避免這項計畫被實行,新選組分隊進行搜查。近藤隊在叫池田屋的旅館中,發現開會中的尊皇攘夷派,於是總司、新八、平助和近藤攻入屋內,在後到的土方隊的支援下,成功逮捕與殺死尊皇攘夷派的多人。】

【*注二:吉田稔磨是尊皇攘夷派的優秀人才,劍術能力強,可惜享年24歲,非常短命。】

 

 

 

至於前頭說的「悲傷度不足」,當然是指我的情況啦。

可能是因為其實中間的部分,有很長的時間都不見總司的身影,

然後在總司死掉以前,發生太多悲傷而沉重的事情,

再加上,總司的死實在來得太唐突又太快…嘛,說唐突也不是很唐突,畢竟總司病了很久了,只是在那個劇情下,實在是很唐突…聽不懂?那就算了(笑)

總之,這加加減減,總司病亡的悲傷度整個就被中和起來了…

結果,總司的去世,還不如山南敬助切腹時來得悲傷…

 

但是!

剛剛這心得打到一半,我發現其實這個的「悲傷度」,

在我邊打心得邊回想的時候,會加重…害我差點掉眼淚囧

可能是因為胡思亂想,想了很多的關係吧=ˇ=

 

後來鈴花和總司一起練習時,終於理解為什麼越來越少人想跟總司對練劍術,因為實在是太可怕了XD

練習完後兩人一起去巡邏,遇到不審浪士(*注)出口諷刺,沒想到總司居然挑釁回去,分明就是故意要讓人家拔刀來和他打嘛!

那不審浪士當然不可能忍氣吞聲,馬上就拔刀來和總司打…當然沒兩下就被總司的實力嚇死,還跪地求饒。

但是總司卻不高興的問他們在幹嗎,還說「如果不拿起刀子,就不能夠繼續玩了」這樣…最後把不審浪士通通砍死了。

這時鈴花才發現,原來對總司來說,和人互砍並不是在戰鬥,而是一場「劍術遊戲」。

甚至還跟鈴花解釋說,「要是和朋友玩到一半,朋友突然說要回去,妳也會不高興對吧?」

不過這時候我和鈴花的想法是一樣的…「我也不會因為這樣就砍死朋友啊囧…」

雖然總司的思考很妙,鈴花還是努力不懈的想要說服總司,不要甚麼都沒想的就把敵人砍死…因為這樣不僅會讓人誤會總司這個好人,而且還有可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哀後果…

嘛,總之言下之意就是,萬一總司哪天不小心砍到同伴或是重要的人,不就糟糕了?

對於鈴花的勸解,總司好像只是表面上接受,實際上是不太懂鈴花想表達的感受…不過對於鈴花這麼關心自己一事,倒是很高興的樣子~

 

【*注:不審浪士…嘛,大概就像流氓的意思吧。不過基本上,這裡的不審浪士,大多數都是不信服新選組或幕府的浪士吧。】

 

接著兩個人被近藤局長叫過去,說是有人通報自家旅館(?)二樓有不審浪士。

因為不知道這些不審浪士背後有沒有甚麼組織,所以希望總司他們至少留一個活口…意思就是說,其他的人通通都可以殺掉沒差。

於是兩人就一起去處理這件事。

本來是想和平解決,不過想也知道不太可能,所以兩方人馬還是打了起來。

這次對方雖然也求饒降服了,但總司還是沒有多想的就要砍下去,這時!鈴花居然衝出去替對方擋下總司那劍,讓總司驚訝不已,甚至還得要對方的浪士喝斥總司不趕快幫鈴花治療不行,他才回過神來趕緊把鈴花帶去治療。

所幸鈴花雖然受傷了,但並沒有生命危險…還因此被山崎烝罵了TT_TT

 

而後畫面轉到總司和藤堂平助一起出任務的地方,只見平助和其他人正在努力砍人,總司卻只是呆呆的站在其中,

被平助問到原因時,總司只是虛弱的說他沒有辦法拔刀,也沒有辦法砍人了……

 

就這樣一直到松本良順醫生來拜訪新選組的時候了。

松本來拜訪,也就順便幫新選組的人做了健康檢查,

輪到總司的時候,發現總司有點咳嗽,本人雖然說只是感冒,但松本醫生臉色卻不太好…最後居然告訴總司他可能沒辦法長生。

不過能不能長生這件事,總司自己其實沒有想太多,只要能夠揮他喜歡的劍,他就很高興了。

後來鈴花被叫去拿紙,總司便趁機偷問醫生說有沒有不能夠揮劍的病…噗,看到這個問題我突然又覺得總司好可愛(笑)

松本給的回答當然是告訴總司這有關他的內心啦。

 

又過了一陣子,鈴花發現總司的態度很奇怪,感覺就一直在躲避她…雖然問了很多人,不過都沒有答案,而她自己想得到的,也就只有自己被總司砍傷的事…

後來經由平助得知,從鈴花被砍傷後,總司就沒辦法揮劍,更不要說砍人了。因為這對總司來說是很嚴重的事,所以平助希望鈴花能想想辦法。

於是鈴花就非常直率的跑到總司房間,直接當面問他為什麼要躲她。

總司當然說他沒有在躲鈴花,不過依照某種詭異的女主角定律,總司最終還是說出了原因XD

原來是自從他砍傷鈴花後,每次一想要拔刀砍人,手中就會有當初砍傷鈴花的觸感,然後就會想起鈴花受傷時的害怕的臉,以及從鈴花傷口中流下的血…

而且,他甚至會看到鈴花的幻影,讓他完全沒辦法揮刀。

講述自此,他甚至悔恨的說早知道當初就聽鈴花的話,不要甚麼都不想的就砍人,否則也不會造成這樣的情況…

聽完總司的話,鈴花就開始說起自己以前很弱,但是在傷人與受傷之間逐漸變強,所以她知道手中的劍不僅會傷害別人,也會傷害自己…而總司因為自幼就非常的強,幾乎沒有敗過,也沒有感受到決定性的力量差過,所以不知道被人砍傷的恐懼。

總之,鈴花說總司現在已經知道那種恐懼,所以不需要去害怕…之類的話啦。其實我對鈴花說的話有點莫名其妙,大概是記不清楚的關係吧,要不然我怎麼覺得鈴花的話和總司的恐懼沒有關係啊XD”

後來總司又說要是有不得不砍傷人的時候,該怎麼辦?結果鈴花倒是非常的乾脆的說到時候只要背負起傷者的痛就好了。甚至如果被砍傷的是她,只要總司說一句「對不起」,她也會笑著說「沒關係」的原諒他。

然後總司就向鈴花道了一個稍晚的歉,鈴花也笑著原諒總司…

後來總司又說到他不會再傷害鈴花,因為鈴花對他來說是不可以傷害的人。

聽到這句鈴花愣了愣,問總司這句話的意思,害總司微微臉紅了一下(≧∇≦)

不過沒想到總司的解釋,卻讓鈴花誤以為是因為她不像近藤局長等人那麼強,所以總司要手下留情而不能傷害的人XD

一聽到鈴花說她要是能變得像近藤局長等人一樣強的話,總司馬上驚慌的說他不是那個意思!

接著總司就牽起鈴花的手,正正式式的告白了~(〃▽〃)

本來總司好像是不敢期待鈴花也喜歡自己,所以不打算問鈴花是不是喜歡自己,結果鈴花問說「你不問我喜不喜歡沖田先生嗎?」,讓總司很心花怒放的說這樣他會有多餘的期待…沒關係嗎?

不過鈴花很直接的就說她喜歡總司啊!!

 

可悲的是,兩個人才剛氣氛很好的兩情相悅,原田就跑來煞風景了…

說是近藤局長找鈴花過去,但解開不能揮劍的心結的總司就跟著說也要去,原田也沒有特別阻攔,於是兩個人一起去見近藤,然後就一起去出任務了!

 

任務中,因為敵人的反抗,所以總司又要揮刀殺人,但在這時,他的眼前卻又出現鈴花的幻影!

當總司迷惑之時,真正的鈴花就大喊說她就在總司的身旁,心安的總司也就順利的揮刀砍人了~真是太好了~(←詭異的好法XD)

正當一切是那麼的美好時,總司卻倒下了!

這次終於確定是肺結核,總司的身體開始逐漸衰弱,任務自然是無法出任。

 

而在這期間,近藤局長被升遷(不要問我為什麼,因為我忘了囧),大家都很開心,

一群在壬生浪士組時代就在的孩子們,就蹦蹦跳跳的跑到總司房裡喝酒慶祝。

這件事也讓近藤、土方和總司三人相當的感動~都快要哭了呢(笑)

 

後來總司的病還是逐漸的嚴重起來,還對幫自己擦身體的鈴花說抱歉,不過鈴花當然不介意啦,還說如果是自己的話,總司也會這樣做,所以根本就沒關係。

 

而為了身體幾乎無法動彈的總司,鈴花特別請人做了一個可以躺著入浴的浴室,專門要給總司用的。

意外的是,總司居然邀鈴花一起洗澡囧…不過原來是因為還有穿一件和服內襯的那件(?),再加上只是躺在漂浮物的上面,所以是可以一起洗的…

嘖嘖…害我嚇一跳,想說咱們總司怎麼這麼開放啊XD

 

還有在這時候,新選組中以伊東甲子太郎為首的人因為想法不同的關係,開始有了想要脫離新選組的念頭。後來在坂本龍馬的幫助下,友好的脫離新選組,成為新選組想法稍稍不同的朋友「御陵衛士」。

但在這之後,坂本龍馬被暗殺,新選組和御陵衛士之間因此出現裂痕。為了釐清之間的各種疑問,伊東單獨出面和近藤局長見面,得到的結論是「兩隊人馬之間不會是敵人,御陵衛士卻再也不會和新選組站在同一陣線。」

伊東離開新選組屯所後,近藤下達了中止刺殺伊東的計畫,但遲遲等到下屬的回覆,卻是伊東已被隊士殺死的消息。不得以之下,只得執行接著的計畫,並和御陵衛士展開戰鬥…結果剩下的御陵衛士卻加入的薩摩蕃,山南敬助和伊東的志向至此再無人接續。

 

【*注一:伊東甲子太郎是由藤堂平助介紹入新選組的人。雖然和新選組同樣提倡攘夷,卻是以倒幕為中心思想,因此最後脫離新選組。

 *注二:薩摩是日本舊國之一的國名。倒幕聯盟的其中一員,提倡大政奉還。根據遊戲內容來看,坂本龍馬遭暗殺、新選組和御陵衛士反目成仇都是薩摩蕃的陰謀?】

 

因此,在總司被近藤局長安排去靜養的時候,就遭到加入薩摩蕃的御陵衛士的暗殺。

幸好總司對殺氣異常的敏感,所以兩人提早從後門離開,總算是逃走了。

而鈴花雖然聽出來暗殺者的聲音是誰,卻因為不想把以前的夥伴當成犯人,所以在近藤詢問的時候,只說了聽過那個聲音,卻不知道身分,近藤也就只能以和新選組有深切關係的人的方向去調查。

但還來不及去調查,從會議中回來的途中,近藤也遭到暗殺了,而且這次是用槍射擊!

不過近藤命大,沒有傷到致命處,更沒有落馬,於是硬撐著回到屯所。只是檢查過後發現,近藤的右肩胛骨處受重傷,短期內根本不能揮刀,而且就算傷好了,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樣的揮刀…

後來總司和近藤就為了好好療傷,而往大阪去。

 

之後新政府成立、新選組在鳥羽伏見一戰大敗,之後屢屢戰敗…新選組內部也有不少人死去,活著的人卻也因為意見的不同而分離…

而這時的總司和鈴花是待在松本良順所建議的地方療養,戰敗和新選組人員的死亡、分離,鈴花也都沒有告訴總司…雖然我覺得總司大概也知道實情吧…

 

【*注:鳥羽伏見之戰是日本近代很重要的一個戰役。因為薩摩藩的挑撥,舊幕府臣下間高漲著討伐薩摩藩的聲浪,最後變成舊幕府和新政府之間的一場戰役。而從這之後的戰役,都統稱為戊辰戰爭。】

 

某天總司就說自己的狀態感覺不錯,想出去散步,於是就跟鈴花一起去附近散步。

結果卻被某個浪士攔路,說沒幾句話就要揮刀而來,眼見總司沒有動靜,鈴花趕緊拔刀而出,將浪士解決掉。

鈴花回過頭問總司為什麼不抵抗,總司的回答卻是「雖然腦筋已經反應過來要拔刀了,但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手沒有碰到刀…」

也就是說,總司的體力已經下降到連刀都碰不到的程度了…

這讓鈴花回想起來,之前近藤以甲陽鎮撫隊的身分前往甲府時,總司曾經央求過近藤帶他一起去…但總司的情況根本不可能讓近藤願意帶他去…

對總司來說,這樣失去身為劍士的榮耀是最為痛苦的吧。

 

【*注:甲陽鎮撫隊,嘛,簡單來說就是在鳥羽伏見一戰後,以新選組為中心而改名的組織…近藤為其巡撫。】

 

幾天後,在總司的說服下稍微休息一下的鈴花,在聽見雨聲時不自覺的醒來,但總司卻不見了!

跑到外面去看後發現,總司很有魄力的拿著刀,看起來像是在練習一樣,但一點縫隙也沒有…

這讓鈴花笑著向總司恭喜他的體力恢復到可以拿刀了…

但是,再仔細一看後才發現,總司手中根本沒有拿刀!

這時總司才說他終於練成了只有他才能拿的「心之劍」…如果是這把劍,就不會再一次的傷害鈴花…

說完這些話,總司就倒下了。

 

總司手中所持的心之劍,是從未有人得過的究極之強,不需要戰鬥便能取得勝利的徒手之劍。

得到這把劍的總司,似乎是安心或者是開心…他面帶著微笑,靜靜地停止了呼吸…

 

慶應四年五月三十日。

沖田總司短暫的人生閉幕了…

 

 

 

「数ヶ月間に及んだ、沖田さんとの二人だけの生活…。

 私はとても幸せでした。

 あなたがいなくなった今でも、あなたの温もりを私の中に感じます。

 あなたという人と巡り会えて本当によかった。

 心からそう思っています。」

                   ───by 櫻庭鈴花

 

 

===結局&追加結局=====

 

啊、是說,上面鈴花那一段看不懂就算了,因為我懶得翻譯XD

 

在總司去世後,鈴花變成寄住在近藤的道場「試衛館」裡。

因為近藤曾經說過他死後要把自己的天然理心流交給總司,但現在總司不在了…於是近藤的妻子就把鈴花接過來,並把她和總司所生下的孩子當作是下一代當主。

 

沒錯!總司雖然去世了,卻留給鈴花另一個與她做伴的小生命~

而且那孩子明明只是小嬰兒,聽見木刀互擊的聲音,居然會笑……所以他的未來,是被期待的!

 

幾年的時光過去後,總司之子也長大了,差不多要步上他老爹的後塵,變成天才劍士兒童…

而且還跑來跟鈴花說,希望能趕快拿真正的劍,因為他已經對木劍膩了,而且想趕快變成向父親一樣厲害的天才劍士!

結果鈴花就開始說教了。

她告訴自己的孩子,真正厲害的劍士靠的不是揮刀的快感,而是不需用真正的劍,靠著心之劍來戰勝對手。

那孩子當然聽不懂心之劍是啥,鈴花便解釋說心之劍就是不會傷害一切自己重要的事物、只會斬斷需要斬斷的東西的劍,是他的父親達到的至高之劍,也才是他所需要的劍。

聽了這段話後,總司之子就憧憬又疑惑的問說自己也能得到心之劍嗎?

聽見鈴花回答只要更加努力修煉,就一定能得到後,孩子就很高興的要鈴花加倍的鍛鍊自己,因為他總有一天要向他的父親一樣,得到那把心之劍!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ry3435369 的頭像
angry3435369

☆豆芽菜分部★

angry34353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