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時空同人文。泰茜取向。
 
【二章‧鬼族之女】

 
 
 
──────八葉裡誰都好,拜託快點找到這裡!茜──
 
「咦?」少女突如其來的發出驚訝的聲音,這也吸引了走在她前方的年輕陰陽師的注意。
「神子?」
「沒事…只是剛才突然聽見有人說話…」而且在最後面,似乎喊了她的名字…「泰明先生沒聽見嗎?那道聲音…是不是有什麼事呢?」
「……」泰明盯著仍為那聲音疑惑的神子,「沒問題,神子不用擔心。」
「咦?啊…嗯。」雖然她還有些疑惑,不過如果這個人說沒問題,那大概就沒問題吧。
「走吧。」見少女露出微笑,他便繼續往前走。
───他又說謊了。同樣聽見那道聲音的年輕陰陽師皺著眉頭想著。上次他說謊是北山的天狗的那次事件,但是最後神子也知道他在說謊…那次說謊是因為神子在哭。
那麼,這次呢?這次他為什麼要說謊?他不懂。只是他看見神子很在意那個聲音,而且感到困惑,所以他說謊了。他想讓神子安心…?也許吧。
實際上,那道聲音陰陽師曾經聽過,那是黑龍女孩的聲音。
黑龍女孩現在已經回到鬼族身邊去,在神子失憶的同時,黑龍女孩的聲音突然道出這麼一句話,那就表示這次神子失去心的事件,和鬼族是脫不了關係,這並不是一件不足以令人煩心的事實。
至於跟在少女與陰陽師身後不遠處的武士,賴久也聽見了這道聲音,只是他和其他的八葉一樣,不明白這道聲音代表了什麼意思。
「泰明大人。」想不明白那聲音的意思,武士決定去詢問前方同樣身為八葉的陰陽師。
「什麼事?」
「剛才您是不是也有聽見一道聲音?」
「……沒錯。」陰陽師淡淡的看了眼稍微走在前方的少女,像是在確認少女是否會聽到兩人的談話後,才回頭回答他的問題。
「那麼那聲音說的話是…?」沒有注意到泰明那樣的小動作,賴久繼續提問著。
「是黑龍女孩。」泰明淡淡的說道,「這次的事和鬼族有關。」
「天真的妹妹…鬼族…」武士喃喃的唸著。總覺得,事情似乎會越來越棘手…但不論如何,他一定會守護好神子的。
「神子?」確定和賴久的談話結束,泰明的眼睛再看向前方時,卻沒有見到那道他應該待在她身邊的少女的身影,於是出聲喊道。
「神子大人?」聽見泰明的聲音,賴久這也才發現到原本走在前方的少女突然不見人影。
當兩人急著要找出神子的時候,龍神寶珠上突然傳來一陣騷動感,緊接著空中響起少女的尖叫聲。
「神子!」
「神子大人!」
陰陽師與武士雙雙大喊,並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趕去,但當陰陽師率先到達時,卻是什麼也沒有看到,僅僅能感覺到神子留下的氣息罷了。
「八葉啊。」在這同時,一道銀色的火焰從他們前方燃起,從中走出來的是有著白色頭髮,被稱做伊庫泰達爾的鬼族男人。
一看見鬼族男人走出來後,年輕陰陽師泰明立刻衝上前,以右腳往他的臉做正面攻擊。鬼族男人雖然以手擋住直擊而來的攻擊,卻依然被強大的力道往後推了一段距離。
「神子在哪裡?」泰明臉上帶著明顯的不悅,卻沒有在聲音中表現出來。
「陰陽師…看來神子在你心裡很重要,讓你失去以往的冷靜是嗎?」鬼族男人意外於陰陽師頭一次在他才剛出現,甚至連話都還沒有說,便直接攻擊他。
「神子在哪裡?」沒有理會伊庫泰達爾的問句,泰明再一次出聲問道,眼神中的怒火是想藏也藏不住。
「我並不知道神子的去向。」
鬼族男人的話才剛說完,泰明便再次往前攻擊鬼族男人,但這次他並沒有接下他的攻擊,反而是迅速的退後。陰陽師的力道不同於普通人類,他並沒有打算多次接下。
「我不知道神子的去向,我只是來警告你們的。你們最好不要將神子的心找回,否則只會讓神子更痛苦。」說完,鬼族男人的身邊再度燃起銀色的火燄,隨後便在火燄的吞噬中消失。
「神子大人…」見鬼族男人消失,賴久自責得想一刀殺了自己。不要說前不久他才沒有在怨靈手下保護住神子,現在神子還在他眼前失蹤…甚至或許被鬼族帶走了也說不定…
「賴久,回去土御門通知。」陰陽師背對著賴久說道,隨即自顧自的往前走。
「泰明大人,您要去哪?」
「…找神子。」沒有停下腳步的,泰明淡淡的說道。
看著泰明離去,賴久也立刻馬不停蹄地趕回土御門。
「神子…」獨自一人尋找神子的泰明,在心慌意亂的情況下到處奔走後,才慢慢的將心情冷靜下來,也才想到八葉和神子最深的羈絆,龍神寶珠。
如果是遵循著龍神寶珠的指引,他一定能找到神子的,一定……
……神子……?
 
 
 
「泰明先生!賴久先生!」
原本走在泰明和賴久前方的元宮茜,在那兩人談話時,因為看見小狗而興奮的追上去。但才剛追上那隻小狗時,耳邊突然響起一陣陣清脆的鈴聲,然後身體竟開始發燙,甚至讓她覺得身體快要承受不住而恐懼尖叫時,熱度驟然退去。定眼一看,四周的景色不再是剛才那街道,而是一個由岩壁組成的隧道…或許也可以稱做洞穴吧。
「怎麼辦…」因為失去了記憶、身處陌生的地方再加上沒有人可問,使得茜格外的不安心。像現在這樣站在原地,她也不知道是該往前走好,還是往後走好,因為不管是哪邊,看起來都不會帶她回到剛才的街道上。
「誰?」正當茜還在煩惱該怎麼辦時,一道少女的聲音響起。
茜朝聲音來源處看去,發現到是一個有著黑色長髮,穿著與她感覺很相似的少女。
「…茜…?妳…怎麼會在這?」意外地,那名少女看見她之後,開口叫了她的名字,看來似乎是與她相識。
「妳…是誰?…認識我?」茜眨了眨眼,有些疑惑的看著黑髮少女。
「我是…啊,對了…妳的記憶被偷走了…」黑髮少女猛然想起前不久金髮鬼族首領所說的事情。她雖然剛才還在想著茜或者是八葉裡的誰都好,趕快找到這裡來,這樣她才能夠告訴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沒想到茜居然馬上就出現在這…大概是白龍龍神在指引茜吧,這樣也好,剛好讓她趕緊把事情告訴她。「茜,我現在要告訴妳關於妳的記憶的事情,妳仔細聽好…」
「我的記憶的事情?什麼意思?」茜不明白的看著她。雖然說自己失憶一定有個什麼原因,但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告訴她原因;至於之前藤公主他們所說的八葉的羈絆,她也是完全不明白,自己的記憶和那個什麼羈絆有什麼關係。
「妳的記憶是被怨靈給奪走的,這是鬼族的陰謀,亞克拉姆的詛咒是…」
「是誰在那裡!?」
黑髮少女話還沒說完,一個女人的聲音便從洞穴內傳來,打斷了她的話。
「可惡…」黑髮少女有些難過和不甘心的聲音說道。要是被席琳發現茜在這裡,她一定會對茜下手…想到這裡,黑髮少女用力推了一把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元宮茜,並用著不大的聲音說道:「快!讓龍神指引妳回去吧!」
「咦?什麼意思…啊!」茜還沒搞懂黑髮少女的話,她便聽到一聲聲的鈴聲,接著只是一個眨眼,她竟然是跌坐在剛才的街道上,而不是在洞穴內。「這到底是…」
「神子!」先前依著龍神寶珠的指引尋找神子的泰明,憑著感覺回到了這條街道,見到她平安無事的在這條街道上,他想也沒想地上前抱住了她,「神子,太好了。」
「咦?那個、泰、泰明先生?」突然被抱住的少女有些驚慌失措的問道,但在經過兩秒的快速思考後,她帶著不好意思的神情道歉:「對不起,泰明先生。」
「神子為什麼要道歉?」聽了神子的道歉後,泰明鬆開原本緊抱著她的手,用著與平常沒兩樣的表情問道。
「呃…因為我突然不見,讓你擔心了…」
「那是我的錯。」泰明皺著眉頭說道,因為他應該要待在她身邊的,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該離開她…他不想再發生和上次一樣的事情,不想再讓神子受到任何傷害。「是我不該讓神子自己走在前面。」
「不是泰明先生的錯。」聽見陰陽師自責的話語,少女難過的搖頭,「是我自己不該亂走的…我們回去吧?我也要去向賴久先生道歉呢。」
「…我知道了。」泰明淡淡的說著,對於少女的安慰他並沒有接收,依然對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自責。雖然上次神子告訴他,他並沒有壞,自己臉上的咒也已經解開,內心得到滿足…但是如果不能保護神子,那又有什麼用…?想到這裡,他不免感到疑惑,對於現在的自己和過去的自己哪一個對神子來說比較有用呢?
突然間,他的手感覺到另外一個溫度,那是少女握住自己的手的溫度…
「嘿嘿,這樣子我就不會再走失了吧。」少女笑著朝一臉疑惑的陰陽師說道,「…這樣果然不行…嗎?」見泰明久久沒有說話,少女以為他不喜歡這樣的舉動,於是便輕輕的將手放開。但才剛這樣做時,對方卻馬上反過來握緊自己的手。
「沒問題。」泰明平靜的說道,內心卻是雀躍不已,這是什麼感覺呢?這種在心裡騷動、讓他感到高興的感情…這究竟該怎麼稱呼呢?
反觀被泰明握緊手,走在他身邊的茜則是一路上都帶著笑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待在這個人身邊、握著他的手,就是讓人感到安心。
 
 
 
經過源賴久的回報,得知神子失蹤後,土御門裡馬上是一場大騷動。哪裡都不能去的星曜公主,這次終於忍不住淚水,卻依然只能在宅邸內為神子祈禱。其他的八葉自然是擔心和焦急的四處去尋找,深怕鬼族想對神子做出什麼事情。
因此當神子由安倍泰明護送回來時,眾人著實是鬆了口氣。
「亞克拉姆的詛咒?」聽完神子對於這次失蹤時發生的事情所做的敘述後,藤公主憂心的問著。
「嗯,那個女孩是這樣和我說的…」少女並不明白這句話所代表的意思,因此只是一臉平常的點頭。
「可惡,又是鬼族搞的鬼嗎?」伊乃里生氣的說道。對於這次發生的事情,光是聽到伊庫泰達爾在茜失蹤後,突然跑出來說些莫名其妙的話,他就已經很不高興,現在又聽到茜傳達的天真的妹妹的話,他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怒火中燒。鬼族為什麼要老是傷害他重要的人!?以前是姊姊,現在又是茜…
「…蘭她還有說其他關於詛咒的事嗎?」天真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力的問著。雖然明明知道這件事情關係到茜會不會恢復記憶,他還是有些沒力的感覺,原因…他很清楚。就在剛才,他在土御門外親眼看見,突然出現在街道的茜,然後衝上前抱住她的泰明。當然,後來茜自己握住泰明的手的那一幕,他也看見了。如此讓人感到心痛的一幕,就這樣呈現在自己眼前,果然會讓人有種極大的失落感…甚至大到不知道該怎麼隱藏這麼令人無力的感情。
「嗯…除了記憶是被怨靈給奪走的事和亞克拉姆的詛咒外…就沒了。」仔細的回想過後,茜肯定的給予回答。
「那麼現在,容我去和皇上報告這件事吧?剛才神子的失蹤,也已經傳到皇上的耳中了呢。」橘友雅輕輕瞥了眼天真、鷹通、詩紋和永泉這四個八葉後,便微笑著告退,畢竟神子平安無事就好了。如果要說那四個男人會呈現那種毫無精神的原因,除了神子和泰明大人牽著手一起回來外,大概也沒有別的了吧。
「那麼,我也一起去見皇上。」永泉微笑著,聲音聽起來卻也很沒有精神。逃避…或許他現在的行為就是該被這樣稱呼吧。他逃離了神子,逃離了對神子的感情,逃離了…因為那樣的感情而感到痛苦的自己。他已經漸漸無法理解自己,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願望,明明知道是不可行的感情,內心卻還是一再的希望,甚至因此感到痛苦…那是嫉妒,還是失望…?拋開這兩種感情的話,心底深處還有著恐懼…那是在神子失蹤時所感受到的恐懼…
「泰明大人真是個幸福的人呢。」看著身邊一起走的永泉,友雅輕笑著,但沉思的永泉並沒有聽見。
「…既然神子已經平安回來了,請恕我先回去工作崗位了。」鷹通有氣無力的笑道,同時也起身離去。朝工作中逃避啊…這件事似乎是他最近常做的事情呢。連自己都想要嘲笑自己,對那一位的感情居然已經這樣深不可測了,只不過是看見泰明大人牽著神子的手回來,就已經讓自己這樣無力,甚至內心悄悄燃起了一股無名火…也許,他該好好想想究竟往後該怎麼做才對。
「…永泉先生和鷹通先生…看起來很沒精神耶…?」鷹通和永泉離去後,茜有點疑惑的問著。其實不只是那兩個人,她朝旁邊看了看,就發現天真和詩紋也都很沒有精神…是不是因為自己的關係呢?
「沒問題。」回答的人是泰明,他也看得出來那四個人很沒精神,雖然他並不懂其中原因,但是他不想神子擔心。
「…嗯。」茜微微一笑。但是他們的沒精神,或許和自己失憶有關也說不定。她沒辦法忽略這種想法,於是朝藤公主問道:「有沒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做呢?」
「神子大人?」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藤公主有些訝異。其實不只是她,其他在場的八葉們也都驚訝的看著發問的少女。
「我…失去記憶似乎讓你們很為難,而且…我也想要恢復記憶…我想要記起和大家的過去。」茜有些難為情的笑著,她想知道為什麼這群人對她這麼重視,「所以,為了恢復記憶,我想要做點什麼。」
「神子大人…」看著眼神堅定的神子,藤公主忍不住高興了起來,但是…神子這麼有心想要找回自己的記憶,她這個星曜一族的人卻沒辦法告訴神子該怎麼做…「對不起,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做…啊…或許…或許神子大人可以和八葉一起到處去走走?我仔細想想後,或許占卜出來的白光就是神子的心…但白光散落各處,或許是指神子大人的心像碎片一樣散落在京裡。」
「碎片…?」
「是的,雖然只是我的猜測,但是那些碎片如果回到神子大人的身上,也許神子大人就會恢復記憶也說不定。」
「嗯…我知道了,那我現在就去…啊!」茜才剛站起來,馬上就被身旁的陰陽師給拉住,「泰、泰明先生?」
「神子今天先休息。」泰明用著不容轉圜的語氣說道。今天神子失蹤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他就是認為神子已經該休息了。
「可是…」少女原本還想繼續爭取出去的權利,沒想到泰明直接拉著她往房間去,絲毫不讓步,少女也就只好乖乖的跟著回房休息。
「真的出去走走就可以恢復了嗎?」伊乃里有些不敢置信的問著。
「雖然不確定,但是我想或許是這樣也說不定…」因為這只是她靠著占卜的畫面來猜測,所以藤公主自己也不敢完全確定,但是她衷心希望這是正確的方法。
「嗯…不過,總比什麼辦法都沒有來得好~」伊乃里笑著說道,然後又轉向天真和詩紋二人,卻看見兩人依然一副沒精神的樣子,「你們兩個,知道有恢復小茜的記憶的辦法還不高興嗎?」
「不…是很高興啊。」天真依然無力的說道。
「嗯,真的很高興…」詩紋跟著說道,但是臉上的表情卻讓人覺得陰鬱。
「你們兩個看起來一點也不高興啊。」伊乃里不甚高興的說著,「從剛才開始就這樣,你們到底怎麼啦?」
「……沒什麼,那是…要靠我自己才能解決的事情。」天真苦笑著。從剛才到現在,他也無力夠久了,再這樣繼續下去,或許只會讓自己失去更多。雖然不知道那兩個人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他不能夠就這樣一直下去,更不能在茜失憶的這段期間,被任何人給奪走。不僅是針對鬼族這群人,還有感情的事…
「嗯,我也是喔。」詩紋跟著笑道。他想要三個人一直在一起。雖然他也想獨佔小茜,但是一直被說可愛的自己,似乎沒有那麼容易被小茜當做一個男人來看…因此他希望至少天真學長能和小茜在一起…然而心都是誠實的,看到小茜和泰明先生牽著手回來時,他一樣感到難過、無力…甚至嫉妒…不過,不管怎麼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小茜不被鬼族帶走,還有找回小茜的記憶。在記憶拿回來之前,他一定要守護住小茜,尤其是小茜的感情!
「是嗎?那就好了。」看兩個夥伴恢復精神,伊乃里滿意的笑著點頭。事實上,他也大概知道這兩個人為什麼會沒精神,因為自己也一度為那個畫面感到無力。可是,他不能表現出來…所謂的夥伴是很重要的,雖然誠實的感情再再告訴他,自己正在為了茜心屬何人而不安,他還是不能夠就為此而與夥伴為敵…但是…他也無法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茜投入其他人的懷中…是維持現狀,或是…?他該做個選擇了嗎?
而在屋外,是沉思著的武士。
賴久沒有自覺的深深皺著眉頭,這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沒有好好保護神子而做出的舉動,更是為了自己內心奇異的感情。
武士不該對自己負責的主人有所感情,因為那只會妨礙任務。這是一直以來他所奉行的主義。但是,少女牽著陰陽師的手的影像卻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他不知道那在內心翻騰的感情是什麼,最起碼不會是單純看到主人平安回來的高興而已,其中還摻雜了…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難過和絲絲彷彿怒火的感情。他無法理解這究竟是什麼感情,但在他理解之前,他希望的是能拋開這份感情。然而卻無法做到,也因此才會直皺眉頭。至少在他想清楚這份感情的一切──包括該怎麼拋棄它──之前,他是不可能從這樣的苦惱中解放吧…
至於已經將神子送回房間,離開土御門的陰陽師,此刻正在回宅的路上回想著神子失蹤時的事情。
雖然說他是靠著龍神寶珠而找到神子的,但事實上,在一開始時,龍神寶珠完全沒有傳來任何指引,甚至感覺不到任何神子的氣息。在那個時候,他感覺到了一絲恐懼。
他真的以為神子會就此消失…從自己的身邊,從這個世界裡消失,不再出現…為此,他感到恐懼。沒有神子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呢?答案很簡單,就是回復到神子還沒有來到這個京的那個世界。明明只是如此,卻令他恐懼。不是恐懼回到過去,而是害怕沒有神子的世界,害怕身邊不再有神子的存在…為什麼?他不知道。
「神子…」泰明停下腳步,伸手輕輕觸碰了右眼下方的寶珠,像是確認一般,喃喃唸出一路上整理出來的心情:「我…害怕…失去神子……」
 
 
 
這一夜,這個時刻,被稱做八葉的男人們,腦海裡揮之不去的,盡是那被稱做神子的少女。
而那名少女,則在房間內睜著大眼,想著這天所發生的一切,還有那個看起來很難過的黑髮少女。
她覺得那名黑髮少女應該是好人,從這邊的人對那少女的態度來看,她的想法並沒有錯,但是為什麼那少女會待在那種洞穴呢?為什麼少女是把自己推開,而不是和自己一起離開呢?
還有所謂的龍神究竟是什麼呢?那個把自己從街道變到洞穴,令自己感到身體幾乎要承受不住的熱度就是所謂龍神的力量嗎?但是從洞穴回到街道上時,並沒有那種熱度,甚至完全是沒有感覺的回到街道…這也是龍神的力量?如果是的話,那為什麼一開始要讓自己承受那種熱度?
再來就是,所謂的鬼族是什麼?今天和她在一起的是八葉,黑髮少女所待的地方是鬼族。從大家的話裡聽起來,鬼族似乎對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還有自己失去記憶似乎就是鬼族所為…如果真是這樣,黑髮少女為什麼要待在鬼族?而所謂的鬼族的陰謀又是怎麼回事…?
亞克拉姆…這是黑髮少女提到的名字。少女說了亞克拉姆的詛咒…那是什麼意思呢?
茜閉上了眼睛。她覺得這一切好混亂,到處充滿了問題,但卻沒有時間問清楚。如果恢復了記憶,她應該就會明白這一切了吧?
房間的外面傳來一聲劃破夜空的鳥鳴,這聲鳥鳴聽起來彷彿在嘲笑她的天真,又彷彿在為了混亂的未來而悲泣。
被稱為神子的少女在寂靜的夜中緩緩睡去。
 
 
 
 
【二章‧完】
 
 
 
 
後記:
 
這次的二章,在三章還沒寫完時就放上來了~
因為確定不會更改內容,所以就先放上來了。
不過,我自己從一章看到三章,發現神子和泰明的兩人互動好少...
光是寫其他八葉的內心戲就用掉好多字了囧
以後大概會漸漸減少其他八葉的戲份了,要不然他們都把兩位主角給壓下去了......
 
以上。
2008.08.03 BY 閻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ry3435369 的頭像
angry3435369

☆豆芽菜分部★

angry34353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