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時空同人文。泰茜取向。

【第七章‧漸明之計】


「我的記憶就到這邊,等我意識到我在這裡,而且是個怨靈的時候,就是在最近而已。」金髮女人淡淡的說著,當她看向神子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那名人類少女面露驚訝的表情。「龍神神子,妳有什麼疑問嗎?」
「…因為,妳的故事,有些和在我腦海中的記憶不同…」
「喔…?那麼,妳記憶中的故事,是怎麼樣的呢?」金髮女人問道。
「嗯…鬼族少女和人類相戀,卻不被鬼族或人類祝福,兩方都想盡辦法拆散他們,最後才相約私奔…而且,兩人是相約在晚上的樹下…」茜回憶著腦海中的記憶,大概說出稍微不同故事,「在妳的故事裡…似乎並沒有鬼族出現?」
「沒錯,我從鬼族村莊離開後,就再也沒有和鬼族有所交流。」
「那為什麼我的記憶…」無法理解自己記憶中出現的錯誤,茜疑惑的看著金髮女人。
「我沒辦法為妳解答,那不是我知道的事情。」金髮女人淡淡的回答。
「神子。」看了看正在低頭思考的茜,泰明出聲喊道,想知道她接著想怎麼做。
「泰明先生…」抬起頭來,茜滿臉寫著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她依舊沒有辦法為了自己,而把眼前的金髮女人給消滅掉。
「……不消滅掉這個女人,讓妳的記憶恢復嗎,龍神神子。」一道帶著興許嘲諷意味的聲音自金髮女人的身後傳來,而出現在那裡的是鬼族的首領‧亞克拉姆。
看見亞克拉姆的身影,泰明沒有絲毫猶豫的站到茜的前面,打算守護她。
「亞克拉姆…?」回頭看著突然現身的鬼族首領,金髮女人帶點疑惑的問道。
「…看來妳身為鬼族的能力,很特殊…」亞克拉姆露出頗有興趣的眼神看著金髮女人,有些意外她居然這麼的不像怨靈。
「什麼意思?」金髮女人靈敏的察覺到亞克拉姆話中的問題,開口問道。
「呵呵…」亞克拉姆將右手中的東西丟下,代替回答。
看著被丟下的東西,再加上金髮女人過去的自述,泰明立刻明白金髮女人現在會做為怨靈生存在這,全是因為鬼族首領的關係。
鬼族首領利用了一根銀針,在上面施展了詛咒,並在鬼族少女的處於被背叛的心情下,將銀針插在少女的身上,詛咒也就跟著進入少女的體內,使少女被詛咒控制,雙手沾滿血腥的死去後,成為怨靈。
「原來如此…你是從什麼時後開始計劃的呢?」金髮女人冷淡的問道,似乎不覺得這個真相很重要。
「從我發現到妳在那個村莊的時候。」亞克拉姆以稀鬆平常的語氣說道,「看來光靠這個是不夠,伊庫提達爾。」
「是。」被亞克拉姆點名的伊庫提達爾,從懷中拿出一顆石頭,將它放在地上後,一道人影幽然的從石頭中出現。
隨著眼前逐漸成形的人影,圍住金髮女人的結界突然出現裂痕,泰明立刻警覺的將神子往後拉。
「為什麼…為什麼他會在這?」金髮女人以顫抖的聲音問道,就連身體也出現顫抖,這讓亞克拉姆露出了微笑後,倏地又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伊庫提達爾。
「在妳殺死他後,主人將他封在這裡。」伊庫提達爾答道。
「我…我殺死…」金髮女人看著已經成形的人影,人影露出悲傷的表情看著她,但她卻沒有殺死他的記憶,為什麼?他被自己殺死的嗎?不…他已經死了嗎?那她…究竟是為什麼待在這裡?是為了怨恨他…為了殺死他…還是為了等待他?不!
金髮女人看著自己顫抖的雙手,彷彿看得見自己的手中沾有過去愛人的血跡。她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發出尖叫的聲音,像是哭泣又像是憤怒。
看著金髮女人的樣子,茜感到悲哀,倏地,她感覺到有種黑色、令她感到不舒服的東西往金髮女人聚集而去,而且數量很多,這讓她忍不住癱坐在地,金髮女人的悲傷、怨恨和執念似乎都直朝她襲來,讓她難過的幾乎要窒息,幾乎…讓她覺得或許昏過去會比較好受。
「神子!」察覺到茜的樣子,泰明著急的喊道,「神子,沒事吧?」
「嗯,我沒事…」聽見泰明的聲音,茜居然感覺好了不少,於是趕緊朝泰明說道,好讓他安心,「泰明先生,她…怎麼了?」
「…失去控制。」看了眼即將把結界打破、面貌幾乎認不出來的金髮女人,泰明淡淡的解釋著。這難道就是鬼族的目的?鬼族究竟想要做什麼?
「泰明先生,那個…那顆石頭,能不能搶過來呢?」將目光定在那個悲傷的人影上,不知道為什麼,茜感覺那個人影有什麼話想說。
「神子?」
「我想…那個人影似乎想說什麼…」因為他的表情不像是在為自己的死悲傷…她曾經在泰明的臉上看過那樣的表情,那是在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泰明對她露出的表情…那是擔心。
「…沒問題。」泰明說著,同時在金髮女人周遭做出更多結界,想要拖延金髮女人出來的時間,然後朝著伊庫提達爾衝過去。
警覺到陰陽師的舉動,伊庫提達爾立刻擺出備戰姿勢,僅僅是瞬間而已,那名陰陽師已經來到他的眼前,他側過身躲掉陰陽師的踢腿,同時他看了眼在陰陽師腳邊的石頭,隨後不再躲避,反而是巧妙的讓陰陽師將自己踢倒,並「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石頭被「搶」走。
拿起石頭的泰明以不明白的眼神看著伊庫提達爾,他不懂那個男人為什麼就這麼簡單得讓自己拿走石頭,但是他沒有多想,而是回到神子的身邊。
再次被放到地上後,一道人影也再次從石頭中出現,而人影依舊只是悲傷的看著拼命想破壞截界的金髮女人。
「你為什麼會這麼悲傷呢?」茜出聲問道。
人影看了看茜,似乎在疑慮眼前的人能不能相信,又回頭看了眼金髮女人後,他才開口說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人影開始述說起過去的回憶…

當初青年回到了村莊,想要盡一切努力去說服村莊裡的人,卻意外的發現村莊裡的人不知為何,對這件事似乎不再抱持的反對。
對此感到怪異的青年朝村人問起原因,他們則說曾有一個白拍子跑來這個村莊…詳細的經過他們記不起來了,但是白拍子走了之後,他們想想就覺得青年和那鬼族少女在一起也沒什麼。
聽完這段敘述後,青年更加感到怪異。
要說白拍子來到村莊的時間,絕對不超過三天前,村人怎麼可能會不記得白拍子做過什麼事情,或說了什麼說服他們?
不過村人因此而贊成他們兩人在一起,這對他來說倒是一個很好的現象。
原本想要立刻就返回森林去找少女,把她帶回來,卻被妹妹和村人給拉住,說是要辦個跟鬼族少女道歉,順便慶賀兩人在一起的熱鬧宴會,由於要給鬼族少女一個驚喜,所以不要現在就把她帶回來。
雖然妹妹和村人的心意讓他很高興,他卻不想把少女一個人放在森林裡不管,更何況村人願意接受他們的消息,他也想要盡早告訴她,好讓她安心。
在青年堅持要去找少女的狀況下,青年的妹妹就跳出來說由她去找鬼族少女,他會在那裡和她說些「女人間的事情」,等時間差不多了再帶她回來。
看妹妹笑著的臉孔,以及村人不斷點頭如搗蒜的樣子,青年只好告訴她少女的所在處,由妹妹去找少女,而他就乖乖的待在村中,順便幫忙宴會的準備。
宴會準備完後,時間已經是傍晚,擔心還留在森林裡的少女和妹妹,青年準備去森林中帶回兩人,原本只要自己一個人去就夠了,但是村人卻說晚上的森林很危險,堅持帶著武器和青年一起去找人。
沒辦法拒絕之下,青年只好和村人們一起進森林。
到了相約的地點去看,卻沒看到妹妹的身影,青年只覺得大概是稍微離開一下,待會就回來了吧,於是沒有多想什麼。
但是當他上前才想因為讓她在森林裡待了這麼久而道歉時,少女卻臉色大變,不敢相信的看著他的身後,這讓他疑惑了。
如果妹妹有到這裡來,少女應該知道村人們都接受了他們才對啊…
或許是村人以外的東西讓少女驚訝?青年回頭望了一眼,卻發現村人都把武器向著前方,眼神也不若之前溫和,再重新往前一看,換他臉色大變。
少女居然消失了!不、她不是消失,而是跑走了!但是,為什麼?
青年完全無法理解少女為何要逃跑,難道真的認為自己背叛了她,而村人的武器是要對付她嗎?如果是這樣,理應早就在這裡告訴少女一切的妹妹呢?
邊想著這些,青年邊奔跑起來,想要追回少女,告訴她村人並沒有要攻擊她,自己更是沒有背叛她!
根據身後的腳步聲來看,他知道村人們也跟著他一起跑來了,但是他們一句話都沒有說…有點疑惑的稍微往後一看,村人們眼神讓他心驚,因為他們的眼神都沒有帶著感情,就好像木偶一樣的提著武器跟著他而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抱持這樣的疑問,青年還是只能一直奔跑、一直在森林中尋找少女的身影。
好不容易發現少女,青年卻臉色大變的瞪著眼前的畫面。
少女的身後站著一名金髮男人,帶著面具的金髮男人笑著將一根銀針插入少女的頸後,青年憤怒的大吼,才想上前把少女帶離金髮男人的身邊時,卻發現金髮男人消失了,而搖晃著起身的少女表情痛苦,在看到少女流下一滴淚後,青年的眼前染上鮮紅,在意識消失前,他只能看到瘋狂的少女用手染上了村民們的血,而村民們卻沒有喊叫,甚至沒有逃開…
……這一切,都是那個金髮男人的詭計……



「等我再有意識時…我就已經寄宿在這顆石頭裡,最後被那鬼族男人帶來這裡。」
茜聽著人影敘述著這些事情的同時,也驚訝的發現隨著時間的過去,人影的樣子越來越清晰可辨,最後展現出的姿態就是一個看上去很有氣質的青年武士,然而臉上的悲傷卻也是清晰可見。
回頭看了看還在結界中暴走的金髮女人,再看了一眼面前的青年,茜最終轉向身旁安靜聽著青年敘述過去的泰明問道:「怨靈…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成長嗎?」
「不會。」泰明知道茜主要想問的是那個鬼族女人的樣子,那顯然已經不是一名少女的樣子了。「可能是鬼族的力量,鬼族的首領剛才說過這種話。」
「在死後繼續成長的力量…?」茜有點迷惑的看著金髮女人的樣子。失去生命之後的成長…有意義嗎?而且,憤怒瘋狂的心志沒有像身體隨著時間成長般的,隨著時間沉澱,反而因為見到青年,而輕易的被擾亂…造成暴走的狀態。
「神子。」看見茜邊注視著金髮女人,邊陷入沉思,泰明忍不住叫喚了一聲,當茜疑惑的回頭看向他時,他才淡淡的問道:「要怎麼做?」
「我想要…幫助他們。」茜堅定的說道。
早就知道神子是這樣的人,泰明沒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反倒是嘴角上揚,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看見泰明的笑容,茜愣了愣,這好像是她第一次看見他的笑容哪…美麗,雖然用來形容男人似乎怪怪的,不過她的腦中只有浮現這兩個字。
「神子?」收起笑容,泰明疑惑的看著茜,這才讓茜回過神。
「對、對不起,泰明先生。」茜立刻低著頭道歉,沒想到自己居然看著泰明的笑容發愣,她感覺到自己的臉很燙啊!
「為什麼要道歉,神子?」
「咦?啊、那個、沒什麼,對不起!」不曉得該解釋什麼的時候,茜發現自己居然在慌忙中又道歉了一次…啊啊,她到底在幹什麼…
「?」依舊一臉疑惑的樣子,但泰明決定不再追究這件事情,反倒是看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往這裡走來的銀髮男子,他伸手護住身後的茜,以免那鬼族男人突然對神子不利。
「如果要阻止她,只有趁現在。」見到泰明的動作,伊庫提達爾便停下步伐,乾脆的比著結界中的女人說道,卻引來泰明的質疑。
「鬼族男人,你想做什麼?」
「……主人利用這個女人,攪亂龍神神子的記憶,要讓龍神神子到他身邊,讓八葉痛苦,戀人只不過是道具的一部分,龍神神子,妳有辦法幫助他們嗎?」
「我不知道,可是我會去做,我想幫助他們!」雖然不明白這個鬼族男人為何會告訴他們這些事情,但是茜還是毫不猶豫的回答了,只因為她想要幫助他們。
「…這樣嗎?」伊庫提達爾抽出雙刀,將刀筆直的指著泰明和茜,讓泰明立刻抽出符咒,警戒的盯著他,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而伊庫提達爾同樣專注的看著泰明,低沉的說到:「那我就必須阻止你們。」



「就快到了…!」皺著眉頭,永泉出聲告訴自己的同伴們,而他不用多看也能知道,那些以沉默回答他的人,臉上都帶滿著沉重的表情,要說原因的話…他非常清楚是為什麼。
自從那之後,眾人在深山中走了一陣子,隨著越來越接近發出奇異氣息的地點,眾人的神經也越來越緊繃,就擔心一不注意旁邊就會跑出鬼族來偷襲,同時也對即將面對卻不知詳情的狀況感到緊張與警戒。
就像緊繃著的弦一樣,只要在多碰一下,這條弦恐怕就會立刻斷去。
而讓眾人緊張與警戒的弦斷去的,是一個拿著鋤頭從樹林旁闖出來的中年男子。
依照他的穿著打扮,他們可以斷定男人大概是附近村莊的村民,意識到這一點,差點將男人砍成兩半的賴久,立刻將刀收起,深怕自己就真的砍了一個普通人。其他的八葉,也紛紛收起備戰的姿態,然後開始疑惑起為什麼這個村民會在這裡,難道是和他們一樣困在這座山中?
正想要開口問的時候,男子卻拿起了鋤頭攻擊賴久,幸虧賴久反應夠快,才沒有被打中,但是男子的攻擊沒有停止,他沒有特定攻擊誰,只是看到誰就打誰,讓眾人只能一直閃避,直到友雅姿態輕鬆的將男子打昏,才結束了這場混亂。
昏倒在地的男子口中喃喃唸著白拍子和鬼族女人這幾個詞彙,讓眾人感到不對勁,但他們還沒開始互相討論這件事,男子卻又起身,甚至拿起鋤頭繼續攻擊。
查覺到男子怪異的模樣,以及男子身上散發的淡淡的穢氣,永泉鼓起勇氣的吹起笛子,希望自己的笛聲能夠對眾人有所幫助,而果不其然的,男子聽到笛聲後就一臉痛苦的樣子,鋤頭不僅因為拿不好而掉到地上,甚至站不穩的半跪在地上。
「…怨靈嗎?」鷹通看著因為笛聲而痛苦的男子,馬上就理解眼前的男子並不是人類…只是為何這個山裡會出現怨靈?根據男子曾經喃喃唸著的白拍子和鬼族女人這些詞彙來看,事情想當然的是和鬼族脫不了關係的。
將怨靈消滅後,眾人又繼續前進,卻接二連三的遇上怨靈,而且都是村民的樣子…難不成他們打算要前進的目的地,是一個完全變成怨靈的村莊嗎?
是甚麼樣的事情會讓一個村莊的人們都變成怨靈?
如果是鬼族做的,難不成又是鬼族首領為了奪取神子、消滅八葉,而去將一個村莊的人都變成怨靈?
八葉和神子…因為他們,而害了一個村莊嗎?將注意力從眾人沉重的表情轉回前方的永泉,悲痛的想著這件事。
「啊…!」沉默的走了一段路後,詩紋率先喊出聲音。
在他們前方站著的是,一個金髮的鬼族少年‧謝夫魯。然而,在他斜前方的人是…
「亞克拉姆!!」

【七章‧完】

***
唔…我已經逐漸不知道,這章的標題名是在取啥了(遠目)
2009.02.02 BY 閻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ry3435369 的頭像
angry3435369

☆豆芽菜分部★

angry343536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